把腿架在肩上疯狂顶撞 校霸被学霸拿遥控器控制

暖暖 2021-11-26 16:12

顾衍深眉目清冷,“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

说完离开。

第二天。

顾衍深的私人助理来了。

莫岩说,“白小姐,我先带你去民政局,穆少和穆夫人已经等在那里。”

民政局门口,穆少霆一见白景安就恶狠狠的,“贱人,别以为攀上顾家就有什么了不起,总有一天,顾衍深会抛弃你!”

“对,敢给我儿子戴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你最好出门就被车撞死!”

白景安眸色冷漠,“纪夫人,如果出轨就要被撞死,那您儿子呢?他似乎,也给我戴了三年绿帽子。”

纪雪秋被一噎。

白景安将证件都交给莫岩,莫岩很快拿了两本离婚证出来。

穆少霆拿到离婚证,面色总算好了一些。

“总算和这个贱人离婚了,少霆,走,我们去找潇潇,之后,我们就风风光光把潇潇娶回家,妈就可以抱大胖孙子了。”

纪雪秋笑呵呵地上了车,走前还朝白景安瞪了一眼。

白景安面无表情,又来到顾家宅邸。

而这才是真正的修罗场。

顾父、顾母、顾老爷、顾老夫人,还有顾衍深的妹妹顾诗瑶,说是三堂会审都不为过。

“你怎么真有脸来?”

顾诗瑶第一个跳出来,鄙夷说,“听说你已经嫁过穆家?就你这种二手货还想嫁给我哥?你还有没有羞耻心?”

“诗瑶,怎么说话的。”

顾老夫人面色微肃,看向白景安。

T恤衫、牛仔裤,鹅蛋脸,菱唇。

虽说没多美艳,但也清丽可人。

而那穆家大少,上流圈又谁不知呢,整日是和白潇潇这个三儿在一起的。

白景安红杏出墙,倒也不能全怪她。

但。

“衍深,出轨就是出轨,丈夫不忠不是她出轨的理由,这种女人,我不管你是为何会看上,但你说要娶她,我是断不会同意的。”

“是啊,衍深,婚姻是一辈子的事,蔓蔓贤良淑德,她才是能与你相配的人。”

顾母附和。

顾衍深看向一旁静静站立的柳伊蔓。

“所以,婚姻是一辈子,我为什么要娶一个不爱的女人。”

柳伊蔓面色白了。

顾母和顾老夫人怒了,“你这是非要娶那个女人?可她嫁过穆少霆,这事传出去,你是要我们顾家颜面何存!”

顾衍深,“我若不说,奶奶知道她是穆少霆的妻子?”

顾老夫人默住,穆少霆从来未将白景安带去公众场合,所以,上流圈还真不知道穆家少奶奶长什么样。

但。

“要是被发现了呢,你要顾家沦为上流圈的笑话?”

“不会有这一天。而且……”

顾衍深向莫岩睇了个眼神。

莫岩递上一样东西,展开,那赫然就是顾衍深和白景安的结婚证。

白景安懵了下,她什么时候和顾衍深办过这东西?

再一看日期,今天,而那结婚照,不就是她刚刚交给莫岩的单人照ps了一下成双人照么?

不愧是顾衍深,竟然帮她办离婚的同时,连结婚都办了。

顾老夫人怒了,“你、你、你竟然……”

“奶奶若不想为我办婚礼,无妨,但娶妻,我已经娶了,还望奶奶别再逼我娶柳小姐。”

顾衍深说完,拽过白景安离开。

宾利车内,顾衍深说,“从今天起,你住到我的别墅,不要妄图勾引我,更不要妄图利用顾凌,他暂时以为你是个无害的女人,你最好不要露出狐狸尾巴,懂?”

白景安本来还想解释那日包厢的事,但看顾衍深冰冷的脸,她又觉得,自己就算解释,他估计也不会信吧。

算了,反正自己也不在乎,她只在乎,“那你什么时候让楚医生给我母亲做手术?”

顾衍深冷笑一声,“这种时候装孝顺?”

白景安都懒得问他是不是姓偏名执,“那顾总可以告诉我确切时间么?”

“楚逸逍暂时在国外,等他回来,我会安排。”

很快,到了浅水湾别墅。

顾衍深让她下车,接着又离开。

保镖打开门,白景安走进去,看到了正在画画的顾凌。

细腻的线条很流畅,白景安讶了下,没想到顾凌小小年纪画画这般好。

“白阿姨。”

顾凌见她来,不甘不愿地放下笔,瞥着小眼神说,“虽然我不讨厌你,但爹地娶你是权宜之计,你不能趁机勾引我爹地哦。”

白景安哭笑不得,但也愈发好奇,“所以,你爹地是因为不想娶那位柳小姐,才娶我?”

“算是吧,总之任何女人妄图嫁给爹地,都不可以。”顾凌嘟着嘴说。

白景安其实很想问你的亲生妈咪呢,但又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资格问,就作罢。

但视线偏移,白景安注意到顾凌画板上画了好几张女人的脸。

她眨眨眼,终是没忍住好奇,“顾凌,你画的是谁?”

顾凌哼哼了两声,“这些是我妈咪~~”

白景安狐疑……这些?

小少爷,练琴的时间到了。”

保镖突然在一旁提醒。

“知道了啦。”

顾凌撇撇嘴,走向落地窗角的钢琴。

很快,美妙的琴声在空气里流淌。

白景安咂舌,难怪豪门越来越豪,原来多才多艺都是从小培养的。

保镖又走上前,说,“白小姐,你的行李已经搬到三楼,顾总和小少爷住二楼,若非必要,请你不要进二楼。”

“我明白。”

白景安没有异议,“那我平时时间,是自由的?”

“对。”

“那我去上班了。”

白景安转身就走,她今天只请了半天假,再不赶去公司,下午的班就迟到了。

只是,到门口,她拧了眉,这片墅区没有公交,她难道要打车?

可天天打车,她工资可吃不消。

保镖递出三把车钥匙,“白小姐,车库的车,你可以随便选一辆。”

阿斯顿马丁、保时捷、劳斯莱斯。

这车她开去上班,估计要被同事围剿。

“谢谢,我还是打车吧。”

白景安一边走出去,一边叫滴滴,花了十分钟走到别墅区大门,出租车恰好到。

一到公司,白景安就迎来上司李梅的痛批,“项目这么忙你还请假?让你画的设计稿画好了吗?”

“画好了。”

白景安从包里拿出昨晚连夜赶出的设计图。

李梅接过,脸色总算是好了点,“等下你和我一起去星泽。”

星泽是一家娱乐公司,捧红了不少流量明星,古装剧是它的强项。

这次星泽公开招标设计团队,为古装剧设计服装。

要是能拿下项目,等于就是财源滚滚来。

片刻,白景安来到星泽娱乐。

已经有其他设计公司的人到场。

很快,星泽的负责人出现,而这身影,让白景安微讶。

CHANEL的短裙和小坎肩,精致俏丽的脸,竟然是顾衍深的妹妹,顾诗瑶。

所以,星泽娱乐,是顾氏旗下的?

白景安拧眉,下意识将设计稿的文件举高些,遮住自己的脸。

李梅扭过头,“你干嘛?”

“没。”白景安假装埋头看文件。

很快,顾诗瑶宣布招标会开始。

几家设计公司,逐一将自己设计的图稿展示在投影仪下。

前几家公司设计的都大同小异,直到李梅将几张图纸展示,评审们纷纷亮了眼睛。

“这几张不错,很有特色,细节上古雅,又不会太繁复。”

“对,我也觉得不错。”

“你是哪家设计公司的?”顾诗瑶问。

李梅说,“回顾副总,我是天凡设计的。”

顾诗瑶记下名字。

之后,剩下的设计公司也都展示完毕,但依旧是天凡的设计最好。

顾诗瑶说,“这次招标会由天凡胜出。”

李梅激动不已。

等其他设计公司都走了,顾诗瑶说,“你跟我来签合同吧。”

“好的!”

李梅站起身,拉了拉身旁的白景安,“你做什么一直埋着头。”

白景安假装低头捂着肚子说,“梅姐,我肚子不舒服,你去签合同吧,我在这里等你。”

“你事怎么这么多。”

李梅拧眉,但还是自己走了出去。

白景安终于大吁一口气,幸好没被顾诗瑶发现,否则,估计自己设计的衣服再好,也别想拿下招标。

但她的庆幸太早了。

李梅签合同时,要写下团队设计师的名字,其中一个,就是白景安。

顾诗瑶拧眉看着那名字,“白景安?哪个白景安?”

李梅不明所以。

顾诗瑶问,“她今天来了么?”

李梅点头。

顾诗瑶来到会议室,接着就看到了坐着的白景安。

“二手货!还真是你!”

顾诗瑶冲进去,白景安眸色一紧。

“你混进星泽想干嘛?说!”

“顾副总,我只是正好作为设计师参与招标……”

“呵,你这种人也配当设计师?”

顾诗瑶眼底鄙夷,“立即给我滚!”

李梅吓坏了,“顾副总,您认识景安么?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呵,误会?她勾引我哥,这种贱人你们公司竟然也要?”

顾诗瑶说着把手里的合同撕碎,“想进星泽,没门!”

李梅傻了,“顾副总,这、这我们刚签的合同……”

李梅点头,“景安工作认真,也没交过男朋友,就是话不多,能力还是很强的,所以顾副总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顾诗瑶眉头更皱,“你确定她没怀过孕?”

李梅失笑,“怀胎十月,那么大的肚子,我能看不出来吗,顾副总,你肯定是误会了,我们天凡虽然不是大公司,但设计水平真的很好,求您给我们一个合作的机会吧。”

顾诗瑶不说话,只是一遍遍想着这究竟是什么回事。

“你知道白景安几岁吗?”顾诗瑶问。

李梅说,“她23岁毕业,今年26岁。”

26岁……

哥的孩子看着也就三岁左右,那白景安是在毕业时生的孩子?

“那白景安是不是在进你公司前生过孩子?”顾诗瑶又问。

“这不可能吧。”

李梅说,“白景安是优秀毕业生,她要是在大学里就生孩子,学校怎么可能给她学位。”

可哥说孩子是他和白景安的啊。

而如果白景安根本没怀过孕,那孩子是怎么回事?

顾诗瑶有些搞不懂了,而想到什么,她一震,哥该不是骗他们的吧?

顾凌根本不是白景安的孩子?

只不过哥不想娶伊蔓姐,所以才故意拿白景安当挡箭牌?

想到这个可能,顾诗瑶立即奔了出去。

大马路边,她看到白景安上了一辆出租车,她立即坐进自己的法拉利,追了上去。

出租车一路来到浅水湾。

白景安下车,摁门铃,保镖来开门。

这时,身后传来引擎声。

白景安扭头,就看到顾诗瑶从法拉利上下来,接着气势汹汹冲向自己。

“白景安,我刚有没有警告你不准纠缠我哥,谁让你来我哥的别墅,立即给我走!”

顾诗瑶一边喊,一边扯着白景安的头发。

白景安被扯得头皮生疼,她用力推顾诗瑶的手,顾诗瑶指间一收,将拽下的头发塞进自己兜里,接着气愤说,“还不滚,是不是要我叫警察赶你?”

白景安眉眼冷,保镖横上前,说,“顾小姐,白小姐现在是顾总的妻子,麻烦你不要无礼,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呵,妻子?”

顾诗瑶冷笑一声,硬是挤开保镖往里冲。

保镖追上去,“顾小姐你想做什么……”

“我来看看我小侄子还不行么?”

顾诗瑶左右张望,看到了从二楼闻声走下的顾凌。

顾诗瑶盯着顾凌,这张脸,怎么看上半部分都像哥,下半部分像那贱人。

所以,这怎么可能不是哥和白景安的孩子?

可李梅又说,白景安根本不可能怀过孩子,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想不通,不如就做个DNA。

顾诗瑶牙一咬,假装笑眯眯上前,抱起顾凌说,“小凌凌,我是你姑姑,姑姑带你去玩好不好?”

“我不要,姑姑你放开我,还有,不要叫我那么娘的名字。”

顾凌挣扎,也特别不喜欢顾诗瑶身上的香水味,好难闻。

顾诗瑶恼,放下顾凌的同时,也在他的头上用力抓了一下,“姑姑喜欢你才抱你,你还嫌弃了。”

“姑姑你抓得我好疼!”顾凌捂着自己的头,立即奔到白景安的身后。

顾诗瑶看着这一幕,冷笑说,“白景安,别以为有孩子就有什么了不起,能不能仗着顾凌保住你的地位,还真不知道呢!”

顾诗瑶说完,踩着高跟鞋,颐指气使离开。

白景安蹙眉,总觉得顾诗瑶突然来又突然走,怪怪的。

顾凌依旧揉着被扯疼的头皮,说,“白阿姨,你不是去上班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白景安有些无奈,“阿姨失业了。”

“啊?”顾凌讶,“为什么?”

她要怎么说是因为顾诗瑶。

算了,再找工作吧,而凭自己的能力,白景安觉得自己应该能找份薪水更高的工作才是。

另一头。

顾诗瑶急匆匆来到医院。

下一篇:我被闺蜜带到密室调教gl小说 被高冷男神R到哭
上一篇:嫡兄 青灯po 侠女人妻跪趴高撅肥臀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