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兄 青灯po 侠女人妻跪趴高撅肥臀

暖暖 2021-11-26 16:10

白景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后收容了小正太。

或许是不放心他一个人,但。

“小朋友,你真的不给家里打个电话么?”

白景安第N次问。

小正太嘟着嘴,“哼,不打,就让爹地急。”

白景安无奈,打着手里的蛋。

很快,三菜一汤做好。

“哇,阿姨,没想到你厨艺这么好。”

小正太满足地嚼着嘴里的饭菜,“比我家的五星级大厨,做的好吃多了。”

这纯粹,是夸大。

但总算是知道要吃人嘴软。

餐毕,白景安洗碗,小正太搬了个小凳子,帮她擦干碗再放好。

这孩子,教养很好。

白景安心底琢磨,但教养这般好,怎么还离家出走?

正想着,厨房外突然传来一道厉声,“白景安,你给我出来!”

白景安眸色紧,是穆少霆!

“小朋友,你呆在厨房里,千万别出来,知道吗?”

小正太蹙眉,“阿姨,外面的声音好凶哦,你不会有麻烦吧?”

“阿姨自己能解决,记住,千万别出来。”

白景安又叮咛一声,走出去。

然后她看到了穆少霆,白潇潇,以及穆少霆的母亲,纪雪秋。

穆少霆抬手就往茶几上甩下一份文件,“签了。”

白景安定睛看去,《离婚协议书》。

纪雪秋鄙夷,“你该知道为什么让你签吧?敢给我儿子戴绿帽子?赶紧给我滚出穆家。”

白景安眉目清冷,“纪夫人,今天是潇潇把我送去的会所。”

纪雪秋狐疑看向白潇潇,白潇潇立即楚楚可怜说:

“姐,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你说今天有要紧事,让我载你去会所,你怎么能反咬我一口呢?”

当然白潇潇说这话也不怕纪雪秋去查,因为她下午就花钱把会所的监控给删了,为的就是毁灭证据。

更当然,也不需要纪雪秋去查,因为她压根就不信白景安的话。

“你自己偷人还好意思怪潇潇?”

纪雪秋眼底厌恶,“我现在不想和你废话,你赶紧签字,否则我要你好看。”

白景安冷冷的,“我不会签。”

纪雪秋怒了,“你别以为自己巴上顾衍深有什么了不起,小心我把你们的贱事捅出去!”

“那你捅。”白景安面无表情。

纪雪秋气死了。

见过贱的,就没见过这么贱的,找了奸夫,竟然还不肯离婚!

纪雪秋扬手就要扇白景安,白潇潇立即阻止说,“纪夫人,您千万别,早上姐夫扇了姐姐两巴掌,姐姐可是都还回来了。”

纪雪秋一听还了得,自己怎么这么家门不幸,不但娶了个荡妇,还娶了个泼妇。

纪雪秋拿出手机就要给穆老爷打电话,“不行,这次必须让爸知道这贱人有多坏,这婚,必须离!”

白潇潇眼眸闪,这事要是真让穆老爷知道,那哪怕监控已毁,穆老爷怕是都只信白景安。

那被赶的,反倒成自己了。

眼咕噜一转,白潇潇假装哀哀说:

“纪夫人,穆老爷最近身体欠恙,这事要是让他知道,指不定气晕呢,还是先让姐姐签字,等将来穆老爷身体好些,再告诉他吧。”

纪雪秋眉皱,“可这贱人根本不肯签字。”

白潇潇说,“不是还有盖指纹么?”

说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印泥。

纪雪秋眼一亮,立即对着穆少霆说,“少霆,你立即把这贱人给摁住,我们让她盖指纹!”

穆少霆擒住白景安。

白景安挣扎,“放开我!”

“白景安,偷人还不肯离,你当我穆家姓绿?”

纪雪秋厌恶,硬是抓着她的手摁上《离婚协议》。

白景安眸颤了,更加剧烈地挣扎,可手还是被摁了上去。

也是在此时。

一道稚嫩的嗓音洪亮响,“你们放开阿姨!”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去。

只见厨房里,一张小正太的脸冲出来。

小马甲,小领带,要多帅气就多帅气。

可。

纪雪秋拧眉,愤怒地朝着穆少霆看去,“你什么时候和白景安生了个孩子?我怎么不知道?”

穆少霆回神,说,“妈,我都没碰过她,怎么可能让她怀孕。”

“那这孩子谁的?”

“姐,你该不是和外面哪个野男人偷生了孩子吧?”

白潇潇嗓音幽幽的,没敢说是顾衍深,因为顾衍深那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本来给白景安安排的可是个肥头大耳的老总。

但这会儿,一个孩子。

要真是白景安和外面哪个男人生的,多好啊!

白景安拧眉看着小正太,“他只是我朋友的孩子,托我照顾几天。”

“呵,你就吹吧。”

纪雪秋板上钉钉,“我就说你怎么可能三年都独守空房,原来早就不知道给少霆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啊。”

穆少霆面色铁青,“白景安,你好样的!说,你究竟有几个姘夫!”

“你们做什么都欺负白阿姨!”

小正太气愤,还想说话,突然瞄到未关的门口,一道颀长冷厉的身形走入。

他的大眼睛一瞠,立即要往厨房奔。

冷冽的嗓音喝住他,“想躲去哪儿?”

小正太背影僵住,不甘不愿地转过身来,用一种极其哀怨的眼神瞪着眼。

所有人也都扭头看去,接着,惊吓住。

“顾、顾……”

穆少霆本想说顾总,但想到自己被绿,那声总就像鱼刺般卡着他的喉。

可顾衍深三个字他又不敢直呼出来,只能同样愤懑地瞪着眼。

顾衍深冷冷的目光掠过白景安,最后落到顾凌,“过来。”

顾凌小嘴瘪着,脚不动。

顾衍深语气沉,“过来!”

顾凌咬牙,“我不过去,我就要呆在这里。”

说着,像是寻求壁垒般,躲到了白景安身后。

白景安眉蹙,眼前的男人她虽然不认识,但听穆少霆刚刚那声惧怕又愤懑的‘顾’,那他,该不就是那顾氏总裁顾衍深?

白景安眉头更皱几分,看向顾凌,说,“你要么,跟你爹地回去吧。”

不是她不愿留他,而是这事似乎有些乱,她现在都自身难保,实在顾及不了他。

顾凌小嘴瘪了,“可是爹地坏……”

纪雪秋看不下去了,她这会儿就算再蠢都看出来了,原来这孩子,是白景安和顾衍深的!

“白景安,你可真是贱!”

纪雪秋吼完,又忍不住吼向顾衍深,“顾总,我知道我们穆家比不上你们顾家,可你这样公然给我儿子戴绿帽子,还让我儿子当喜爹,是不是太过分了!”

顾衍深眉眼陡沉。

白潇潇赶忙拉住纪雪秋,“纪夫人,这应该是误会,孩子应该不是顾总和姐姐的……”

“怎么不是,你没看这孩子就是这两人的翻版!”

这嘴巴像白景安,眼睛像顾衍深,不是这两人的孩子,鬼信!

顾衍深森冷的目光盯向白景安,那视线掠过她的唇,接着又落向顾凌的唇。

都是菱唇。

就连上翘的弧度都很相似。

顾衍深眸色更冷了,“把小少爷抱过来。”

保镖颔首,走上前,将顾凌抱起。

顾凌挣扎地踢蹬着小腿,“我不走,我不走,放开我……”

“再有下次,关禁闭三天。”

顾衍深说完,冷冷转身。

四个保镖,连同挣扎的顾凌,也消失。

纪雪秋第一个回神,却依旧是懵的,“顾衍深怎么就这么走了?”

而且从头至尾,都没怎么看白景安?

不是说,两人有奸情吗?

而且连孩子都生了?

白潇潇眼眸微闪,说,“纪夫人,顾总一定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吧,毕竟穆家也算是十大豪门之一,再怎么,您刚刚还质问他了,顾总可能,就也有些心虚了吧。”

纪雪秋想想有道理,肯定是顾衍深奸情被发现,心虚跑了。

穆少霆却觉得哪里不对劲,“妈,顾衍深有孩子,为什么我们从来不知道?”

甚至这上流圈,从来就没人知道顾衍深有孩子吧?

纪雪秋一听也拧眉,却在飘到白景安时,恍然大悟了什么。

“原来顾衍深就是玩玩你,你就算给他生了孩子,他也没想把孩子曝光,你其实原本想当顾家少奶奶吧?但如意算盘落空,才死活不肯离婚?”

白景安真佩服纪雪秋的想象力。

“纪夫人,我再说一次,我和顾总没有任何关系。”

白景安说完上楼,把门反锁。

她进了浴室,检查自己的身体,虽然她醒来头脑昏沉,但身体没有任何异样。

所以,白潇潇是给她下药失败了?

自己和那顾总,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关系?

白景安轻吁一口气,但想到白潇潇所作所为,她眸底划过一抹冷。

楼下。

纪雪秋气急败坏,“这个白景安,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真是气死我了!”

穆少霆安慰,“算了妈,反正现在离婚协议已经签了,等下我就让律师去办手续。”

穆少霆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面色却变了。

“怎么了儿子?”纪雪秋走上前。

“妈,白景安的指纹只摁了一半。”

纪雪秋愠恼,“一定是那小贱种出来,我太吃惊没摁住,那白景安就趁机收手了!”

“那现在怎么办?”白潇潇有些急。

纪雪秋锁着眉,突然想到什么,欢喜说,“我有办法!不是还有那小贱种吗!走,我们现在就去顾家!”

下一篇:把腿架在肩上疯狂顶撞 校霸被学霸拿遥控器控制
上一篇:一嫁三夫全文无删减 高质量糙汉公路文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