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萝卜全文无删减小说 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肉篇

暖暖 2021-11-26 14:00

提及那段混乱又麻烦的往事,傅长明也是有些意外。

“你是说被警方盘问的那件事?那件事都过去了那么久,怎么突然又想起来了?”

莫诗意垂下眉,一脸难过,“身边有人旧事重提。”

对于莫诗意那颇为复杂的家境,傅长明也是略有耳闻,稍稍一想,就明白她的身边定然是有人在捣鬼。

傅长明给她沏了一杯咖啡,“那些事情你也别放在心上,清者自清,而且当年那些警察也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又一直跟着团队走,跟你没有关系。再说了,有些事生死有命,当年原本我还打算去见一下老朋友。”

莫诗意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老师,你那时候提到又没去见的老朋友……可是那个司机?”

想起那年的噩耗,傅长明也是一阵唏嘘。

“是啊。当年那家伙还说他赚了一大笔钱,就等我带着你们出国交流的那次机会,跟我去好好地搓一顿。哪知道那次是我第一次见他那么消停安静的样子,却也是最后一次……”

“钱?”

听到这个关键字眼,莫诗意的额角又突突地跳动起来,想当年,她会遭到警方的连续盘问,也是因为这钱。

一开始,她原本以为自己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凭空去杀了那莫莎莎,根本不可能!结果,警方却又怀疑是她雇凶杀人。

就因为司机的账户上有一笔来历不明的钱,而这钱又刚好和她银行卡上用来还债的数目一致。

傅长明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自顾自地往下说,“对啊,你不知道这家伙平日里可抠了,难得说要请客,谁知道……也是乐极生悲啊!”

“老师,不好意思打断一下,那您知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一大笔钱……是公司给他的奖金吗?”

莫诗意想着,只要搞清楚司机户头上那笔钱的来源,岂不是也能彻底洗清自己的嫌疑?

然而傅长明却微微摇了摇头,“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是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应该就是奖金吧。”

“不对,不可能是奖金。如果只是单纯的奖金,警方一调查,怎么会查不出来?”莫诗意这样想着,也下意识地自言自语出声。

傅长明不太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怎么了,这钱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什么。老师,谢谢您,您帮了我一个大忙!”

莫诗意不想让老师牵连进来,便没有再多说下去。不管怎么样,至少她今天搞清楚了一点,那就是:

这其中一定是有人故意将司机赚来的那笔钱诬陷到她的头上,并且很有可能给司机钱的那个人就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毕竟,这世上哪来这么多的巧合?刚好在她凑足了借款,一并还清的时候,那个司机却也在同一天赚到了相同金额的钱款。

聊完了正事,也差不多到饭点了,师母已经做好了一顿极其丰盛的大餐,莫诗意推脱不过这份盛情,也就恭敬不如从命,陪老师他们一起共进晚餐。

聊起老师当年的大力栽培,莫诗意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对了老师,我刚辞去了原来的工作,自己新开起一家服装工作室,到时候,一定给老师和师母你们设计一套情侣装!”

“厉害了啊!你这孩子一向在设计上就有着超高的天赋,不错,自己创业,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告诉老师。”

傅长明的妻子则笑着摆摆手,“我们都已经老夫老妻了,还穿什么情侣装啊?诗意,你的心意,我们都领了。不用这么麻烦,呵呵……”

莫诗意却深深地看向自己的老师,眼中有些光亮,“我已经毕业了,自己有能力赚钱,老师,您在我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帮了我很多,甚至还借钱给我争取那次出国交流的机会。所以,您的恩情,学生绝对不会忘记!”

“好好好,有你这份心就够了,老师都知道。”

原本,莫诗意还被挽留着在老师家里住一晚,不过,她当然没那么厚脸皮,借口说自己已经订好了宾馆,并且还有别的朋友要去看。

告别了老师和师母之后,莫诗意自然不想这么快就回去,漫无目的走着,想着一堆心事……

所以真正想要杀害莫莎莎的人到底是谁?

Ta似乎很清楚自己和莫莎莎之间的矛盾,不然也不会这样天衣无缝地嫁祸给自己。

还有司机赚来的那一大笔钱,警方那边后来就没再找过自己了,莫非是查到了什么线索可以证明她的清白?

可如果真的有什么充分的证据,那为什么沈穆寒他还一口咬定就是自己害死了莫莎莎?

难不成是莫箐箐……

莫诗意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是她在沈穆寒的耳边说了自己什么坏话,毕竟在前世,莫箐箐这个女人背地里做过的坏事已经不止是一件两件!

“……我裴子深,今天特地携巫琪儿一起召开这场记者会,关于那几个网上疯传开来的视频,我们会彻底向大家解释清楚。”

这时,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了裴子深的说话声音,莫诗意下意识地抬头望去。

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广场的中央,而就在对面墙上有个超大的电子屏,屏幕里正在直播着裴子深召开的记者发布会。

莫诗意于是走到一张空着的椅子上坐下来,看着屏幕里的裴子,陷入了上一世的回忆。

在重生之前,她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这场发布会,但那个时候,因为沈穆寒对自己的不信任,就算裴子深在镜头前澄清了一切,也不能改变什么。

更要命的是,随后不久,沈暮雪就发过来一条短信,骗她说什么,穆寒应酬上喝多了酒,在酒店休息,一直喊着她的名字,让她快去。

结果呢,却是个万恶的圈套!

她进了酒店房间内,不仅仅是空无一人,还闻到一种奇怪的香水味,让她浑身不自觉地产生了一股子燥热。

再然后,进来的男人便是从发布会上第一时间赶来的裴子深。

若不是裴子为人君子,他们可能真的会发生什么。但对方显然也无所谓真相是什么,当一大批记者蜂拥而至,莫诗意看到最后一个进来的男人是沈穆寒时,就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

而裴子深刚在记者会上澄清了他和自己之间的关系是清白的,结果下一秒,却又和衣衫不整的她在酒店房间里,任谁都会……

也因此,裴子深的娱乐事业受到了重创,并且在沈穆寒的连番打压之下,最后更是落得一个退出娱乐圈的下场!

不,这一次,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果然,就在那场发布会结束之后没多久,沈暮雪的短信如期而至:

【嫂子,不好了,我哥在应酬上喝多了,现在醉倒在香格里拉大酒店,还念着你的名字!可我还在上课,抽不开身,你能不能快点赶过去看看

一个小时后。

“啊——”

惊慌失措的女高音在酒店深处的一个房间中响起。

与此同时,破门而入的各路记者纷纷举起手中的长枪短炮,纷纷对向房中掩面的半裸女体。

而房中同在的一个男子愣了片刻,瞬间就反应过来,翻出床上的被子铺开盖到女子的身上。

但这一幕,更是刺激了闯入的众人更为兴奋的八卦之心。

“敢问影帝先前召开新闻发布会,是不是为了逃脱嫌疑,和这个女人幽会?”

“裴影帝深夜出现在酒店,是不是和传言一样喜欢勾搭有夫之妇?”

“传闻你私下喜欢和人一边做爱一边吸毒,是不是确有其事?”

……

一句比一句毒辣犀利的追问,看似好奇,实际上更像是在步步将人逼入深渊,无处翻身。

隐藏在人群中的一个人压低了帽檐,遮掩住嘴角控制不住流露出来的阴狠毒辣。

吸毒、出轨、虚情假意、玩弄众生……

她就不信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压下来,那个贱女人和她的小白脸靠山还能安稳地过他们的小日子。

若非是怕在人群里引起注意,她真的是想要大笑三声。可下一刻,当她看清楚了房间的两人到底是谁时,她的笑容就在脸上扭曲僵硬,弄得整个人的神情狰狞至极。

这酒店房间里根本就不是和她预料的那样,出现莫诗意和裴子深苟且的一幕,却是巫琪儿和她那惯会做中性打扮的助理司夏!

司夏确保巫琪儿身上已经被包裹得不露出任何一丝惹人遐想的痕迹后,转身站到巫琪儿的身前。

明明司夏不过是纤瘦高挑的一个人,可当她伫立在那儿冷厉地凝视在场的众人时,却宛如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不敢叫人轻视。

一时间,房间里鸦雀无声。

巫琪儿捂着被子瑟瑟发抖,眼中尽是后怕与屈辱,“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这几次三番的,不是我的新剧遭人泄露,被人错认利用,就是我如今在这酒店休息,洗个澡出来都要被人污蔑与人苟且!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我巫琪儿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们?”

“我们明明看到裴子深乔装进入了这里,孤男寡女的,要说你们没有什么事,谁……咦,为什么你的助理和裴影帝穿得一模一样?”

这么一说,巫琪儿就更委屈了。

“裴影帝是圈内声名显赫的前辈,每日的通告和事情多得不得了。我只是一个刚刚出道的新人,哪里敢麻烦他?我就只好拜托我的助理帮忙,尽可能地化妆成他的样子,也好让我能更好地调整好状态来入戏,难道,这也有错了?”

一旁的案几上,确实是摊开着好几本做了很多笔记的剧本,一看就不是一时半会做的标记。

话说到这里,在场的众人哪里不知道他们都是被人给耍了!

司夏更是当场冷下了脸,“各位今日的种种作为,我们都记下了。公司绝对不允许会有污蔑旗下艺人的事情存在,还请各位回去收到律师函时不要太惊讶。”

……

这个房间里是如何的兵荒马乱,站在门边的沈穆寒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而跟在他身边的沈暮雪更是心下不安。

她没办法从哥哥那沉默的神色中看出别的反应,心急得扯着他的袖子道歉:“对不起哥哥,我不该事情没有弄清楚就带着你赶过来,我以为……”

“以为我背着你哥出轨,和别的男人在酒店里厮混,给你哥头上弄了一片青青草原?沈暮雪,你该道歉的对象,可不仅仅只是你的哥哥,还有被你无辜牵连的每一个人。”

下一篇:一嫁三夫全文无删减 高质量糙汉公路文
上一篇:很黄很肉的共妻文 女主名器被肉来肉去NP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