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肉一女共五夫H 军人糙汉文多肉

暖暖 2021-11-26 13:56

莫诗意说的声音不小,而一旁司仪的麦克风也没有关闭。于是她的这番话,已经通过扩音器传遍了整个婚礼现场,瞬间就在来宾之间引起了一阵哗然。

“不是说,是沈总追的老婆,怎么就变成了她老婆追的沈总了。”

“是因为几年前的那件事吧,你没发现这新娘子很眼熟吗?”

有人惊恐的捂住了说话人的嘴巴。

“嘘……你不要命啦,那件事不能再提的。”

“你是说那个人……天哪,那新娘子未免也太可怜了。”

“谁知道呢,这沈总年纪轻轻的不简单,你没看那几家突然股票崩盘的公司,就是他的杰作。”

“这豪门的水可真乱,也不知道这婚礼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

莫诗意还满脸倔强地看着沈穆寒。

那如同命运轮回一样中途出现的电话,其实早就暗示着她的婚礼以及往后的人生不会一帆风顺。

沈穆寒弯下腰捡起了被莫诗意抛掷到地上的头纱,拍了拍上边粘上的丁点灰尘,神色温柔地盖回她的头上,“诗诗,这一辈子,你都别想逃掉。”

如果他手上没有用力捏痛她的肩膀的话,说不准莫诗意很有可能再次被他的温柔假象给欺骗住了几分。

“沈穆寒,你想报复我,用别的任何一种方式都可以,为什么偏偏要赔上自己的婚姻?”

他的动作一滞,但眨眼的工夫,又轻柔地捋顺了她额头边上的发丝,并且从怀里掏出戒指强硬地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莎莎走了,我还要婚姻做什么?但这却是你们女人最梦寐以求的东西,不是吗?”

“沈穆寒,你真的是够了!”

沈穆寒的人就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哪怕莫诗意想作妖,在他的完美人设之下,众人也只会以为她是恃宠而骄,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她,更不要说是出手帮她了。

只要再把接下来的敬酒环节完成,她肯定会被沈穆寒押回沈宅“软禁”起来,要想离婚更是难上加难。

她到底该怎么办?

这时,婚宴的一个角落里突然地骚乱起来,莫诗意也下意识地望了过去。

竟然有人来闹事了!

等到莫诗意看清楚气势汹汹地冲到礼台跟前的人是谁,她顿时觉得,机会来了!

真是天助她也。

沈暮雪松开一直捉着的莫箐箐的手,三两步地冲上了离地两米高的礼台,目光挑剔地看着一身精致婚纱的莫诗意。

“你以为穿上这高级定制的婚纱,便能跟我哥相配了?哼,就凭你这种低贱的身份,还真把自己当成是灰姑娘了啊?莫诗意,趁早离开我哥吧,别再自取其辱了!”

还是跟以前一样,在那场祸事来临之前,沈暮雪对她的嫌弃可谓是从头到尾,从里到外,看哪哪都不顺眼。

但此时此刻,莫诗意简直就想给这时候冲出来助攻的沈暮雪一个大大的拥抱!

当然,她面上还是故作忧愁,“阿雪,你说的没错,是我一直自作多情了。可现在,不是我不想走,只是……你的哥哥不肯放我走。”

沈暮雪愣了一下,可转眼就又心头火冒起,上前两步推搡起了莫诗意,“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敢嫌弃我哥?”

“够了。”

“雪儿,还是我们走吧。”

同一时间的两声隔断,暂停了沈暮雪的动作。

“雪儿,别为了我打扰了你沈哥哥今天的大喜日子。”莫箐箐拉住了还想要上前为她抱屈的沈暮雪,而后歉意地对沈穆寒低声道,“对不起,是我不该打扰作为新郎官的你。只是……只是出了那样的事,除了沈哥哥你,我也不知道第一时间该找谁帮忙。”

沈暮雪当场就急了,“不行,这件事一定要找哥哥讨个公道。如果不是为了参加他和这狐狸精的婚礼,你怎么会急着赶过来而抄近路遇上了那群流氓?箐箐没事的,我和哥哥一定会帮你捉住那群人渣!”

呵呵,原来前世让沈穆寒匆匆丢下自己就离开的原因,竟是她被流氓欺负了?

不过以莫箐箐的手段,她会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流氓才怪!

分明就是故意算计,成心破坏这场婚礼来的!

按照莫箐箐这唱作俱佳的本事,不进娱乐圈还真的是可惜了……

真想当场就揭穿她那蛇蝎心肠的真面目,可是她现在只知道那些事情的全部真相,却并没有实打实的证据,贸然说出口,不仅会打草惊蛇,还会再一次令她自己陷入险境。

没办法了,眼下最好的,便是利用她先摆脱了沈穆寒的束缚。

心念百转之间,再抬头,莫诗意已经像是被打击得摇摇欲坠般的脆弱,眼泪欲掉不掉。

“既然你早就心有所属,那我成全你了。穆寒,我们离婚吧,婚纱,还有这戒指,还给你,你给你的箐箐就好,就当我从来没有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过。”

伤心难过是真,恨也是真。

眼前这个人,她曾有半生用命去爱过,如今心灰意冷,早就爱不动,更不敢继续爱了。

莫诗意眼里的绝望和哀怨太深,刺得沈穆寒有一瞬间将她和莎莎死之前的一幕重合在一起,片刻才又将她俩分开。

令她出乎意料的,沈穆寒拉过了莫诗意的手,同时又对自己的秘书吩咐道,“阿杰,剩下的事情你来处理,不要让人再来打扰。”

莫诗意慌了,使劲地想要挣脱沈穆寒的桎梏,“你想带我去哪里,放开!”

由于莫诗意挣扎的动作太过拖累速度,沈穆寒干脆一回身将她横抱起来,快速地离开了婚礼现场,转而走到楼上踢开了套间,转眼再锁好了门将人猛地抛到床上。

男人面无表情地撕碎了莫诗意身上这件颇为昂贵的白色婚纱,只有一双眼睛泄露了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莫诗意,这辈子你除了留在我身边赎罪,哪儿也不许去。除非你被我做死在床上,否则你别想逃。”

“那如果怀孕了呢?”

“不可能。”沈穆寒斩钉截铁。

莫诗意听到这个回答并不意外,但克制不住自己轻笑出声,先是轻笑,随后还越笑越激动,完全没顾忌到男人的脸色愈发深沉。

沈穆寒终于用力地捏过她的下巴,逼她昂着头看向自己,“你在笑什么?”

莫诗意逐渐冷静下来,但还是扯出了一个故作恶意的笑容,“当然是笑你的蠢,沈穆寒,你是不是真的以为自己成功结扎了,会让我怀不了孕?”

她那个有缘无分的孩子,是她这辈子心上最大的痛和恨!

“穆寒,我怀孕了。孩子已经一个半月了。穆寒,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如果第一胎是男孩,我们要不要再生一个妹妹,给他做个伴?”

“呵。”

“我的孩子?”

“早在我们结婚前,我就已经做了结扎。你肚子里的那颗野种……呵——”

“医生,我肚子里的孩子呢?他怎么样了?”

“孩子在那天就已经没了,夫人请节哀。你还年轻,早日调养好身体,还是有可能再怀孕的。”

肩膀传来一股剧痛,莫诗意从上一世那些纷乱痛苦的记忆中回过神来,眼神聚焦时看到的就是沈穆寒隐含震惊的眼神。

“你怎么知道我做过结扎?”

他做过这个手术的事情早就被他抹去了痕迹,根本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这一次,莫诗意轻易地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沈穆寒,“我怎么知道的,你先不用管。你倒不如先去问问给你做做手术的那个人。问问她,为什么会骗你说,你已经做了结扎手术?”

沈穆寒反手将准备下床的莫诗意再次拉回来压住,语气森寒,“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是与不是,你不妨去查一查。我可不想到时候一不小心怀你的孩子,结果却被你说是个野种,那可真是冤死了。”

明明是还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明明莫诗意的语气带着几分调侃玩笑的味道,可沈穆寒愣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不自觉地泄露出来的深深怨恨。

就好像这件事,似乎曾经发生过一般。

沈穆寒目光沉沉地看了莫诗意好一会儿,终是默不作声地抽身离开。

简直像个神经病一样。

莫诗意瘫回床上,瞳孔放空地望着天花板。

前世今生啊……

所有夺走她一切的恶人,她这次一定都会赢回来!

只是没过一会儿,门关那里就再度传来了一些动静,莫诗意就连转个眼睛都懒,随口问了一句:“你还想怎样?”

沈穆寒收了手机,一步一步走回床沿边。

他娶她,确实是她所说的那个原因,可他自认为做得是天衣无缝,为什么她会从今天醒来就态度大变,好像一下知道了许多事情,一直吵着闹着想离婚?

不过,结婚都是他说了算,那么离婚,更是想都别想了!

“把衣服换好,下去敬酒。”

莫诗意懒洋洋地将沈穆寒丢过来的衣服随手翻了翻。

大红底色,精致的龙凤绣纹,满足了一个女人对婚礼的期待。

如果不是重活了一回,她一定很开心。

莫诗意将礼服又丢了回去,把脸一别,“不去。”

沈穆寒慢条斯理地理顺了手肘上的袖子,“我不介意给我的岳母换一个特殊的安眠之地。”

“你威胁我?”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在自己面前一向温和的沈穆寒,竟然还会有这么卑鄙的一面!

婚宴上一如既往的热闹,好像她和沈穆寒的离开只是一个小插曲,谁也没发现当中的异样。

有酒店的工作人员在来宾中穿梭,终于走到了莫诗意的跟前,而后将一个信封递到她的手上,语气恭敬地道:“沈太太,有位客人反复叮嘱了一定要亲手将这份礼物给您,还请您收好。”

下一篇:很黄很肉的共妻文 女主名器被肉来肉去NP
上一篇:校园弄青梅h第一次 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