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的撞入(H)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暖暖 2021-11-26 11:34

离民政局下班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苏沫裹紧了身上的大衣,一双杏眸冷冷的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信息。

“苏沫,看到了嘛?经纶哥哥是我的。”

文字下面还配着一张一男一女肢体交缠的图片。

发信人来自她曾经的闺蜜,左新雨。

今天原本是她和相恋五年男友程经纶领证的日子,然而她在民政局门口等了六个多小时,给男友打了十几通电话,都无人接听,却先收到了来自好友的信息。

一条让她彻底心灰意冷的信息。

这是她给男友最后的机会,也是给这段感情最后一次机会。

苏沫忍下心头的剧痛,眨掉眼底的泪花,转身准备离开,然而还没走上两步,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这位小姐稍等一下!”

一道温和有礼的嗓音响起。

苏沫微微拧眉朝身后望去,就看到一个模样俊秀可亲,穿着红西装的男人笑着朝她走了过来。

红西装男人走到她面前站定,微微打量了一下她,便露出一抹标志性的商业微笑,“这位小姐是过来领证的吗?”

闻言,苏沫秀丽的眉微微拧起。

红西装男人面色也有些尴尬,“是这样的,我们先生今天也是来领证的,但是因为出了点意外,另一位没来。我看您也孤身一人,要不要……和我们先生拼个婚?”

拼个……婚?

苏沫长这么大,只听过拼鞋子拼衣服拼多多,从来没听过还能拼婚的。

那人也知道自己的话有些荒唐,又连忙开口解释,“这位小姐请您放心,如果你愿意的话,先生将会满足你的一切需求。并且六个月后,根据您的意愿,可以恢复自由身。我们先生就在那辆车上。”

说着,这人侧了侧身,手掌摊开侧向似乎在她来之前就已经停在路边的黑色捷豹。

苏沫顺着视线看了过去。

车里的人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一般,车窗缓缓降落,渐渐地露出一张陌生却惊人眼球的脸。

明明是亚洲人的皮相,却有着欧洲人的骨相,凌厉漂亮,尤其那双漆黑的冷眸,看似淡漠,却又透着致命危险的气息。

只平平淡淡的一个眼神,却让苏沫有瞬间的窒息感。

之所以是瞬间的窒息,是因为那男人很快便将车窗升了上去,隔绝了那如有实质般的视线。

“小姐?”面前男人的呼唤,唤回了苏沫的思绪。

苏沫眨眨眼,神色恢复如常。

她从小到大接触过很多人,但还从未有人让她有这样强烈的压迫感,让她的心绪竟然也跟着乱了几分。

奇怪……

“苏小姐,离民政局关门还有五分钟,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男人低头看了眼手表。

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一丝急切,但是他整个人还是绅士有礼的,可见素养极佳。

“我同意,不过我有要求。”苏沫从容不迫的开口,这句话一脱口,她感觉心底最后的那一丝伤也化为齑粉,随风飘散了。

既然程经纶可以那么轻而易举的放弃她,那么她也可以。

她要程经纶后悔!

红西装男人面色一松,“您尽管提。”

苏沫视线看向黑色捷豹的方向,“不,我要当面提。”

这自然是指当着车里的那位面提。

红西装男人又低头看了眼时间,“您现在要见我们先生?”

“不必了,时间紧迫,而且既然做了夫妻……”苏沫朝着男人所在车窗的方向微微眯了眯眼,“便迟早会见面。”

她倒也好奇这位相貌气度不俗的男人,究竟是谁,不过来日方长,她有的是时间,现在她的当务之急是回去收拾渣男贱女。

那位红西装男子办事效率很高,即便车里那位先生没有下车,也顺利的领了证。

看着手里的红本本,苏沫有一瞬间的恍惚,她竟然真的就这么成为了有夫之妇。

下一秒手机铃声响起。

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苏沫小姐您好,我是郁司辰,是你的新婚丈夫。”

嗓音清冽,如泉水过耳。

除了出众的样貌,这人还有醉人的嗓音。

这是郁司辰给苏沫的第二印象。

苏沫微勾了下红唇,“郁司辰先生您好,我是苏沫,是你的新婚妻子。”

那头男人似乎轻笑了一声,“这是我的号码,下次见。”

“下次见。”

看着那抹窈窕的身影转身离开,车内的郁司辰缓缓将手机从耳边拿开,薄唇勾起一抹有些邪魅又有些温柔的弧度,“好久不见,小东西还是一如既往的大胆。”

一旁的红西装男人,郁司辰的专用助理许默,长吐了口气,“先生,不过你怎么能肯定苏小姐会答应呢?”

“因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郁司辰的眸光紧紧的盯着车窗外刚才苏沫站过的地方,像是陷入了某种长久的回忆。

一阵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许默拿起手机,“是老夫人的电话。”

闻言,郁司辰的眸底瞬间爬上一层阴霾,嗓音里却带着一丝诡谲的笑意,“回老宅。”

……

苏沫回去的路上,上网百度了一下郁司辰这个名字,然而百度的结果却是一片空白。

要么这个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所以百度没有记录,要么这人是个牛逼的大佬,普通途径根本调查不到。

她还来不及细想,手机界面跳转,一通电话打进来了。

她没急着接,而是瞥了眼手机左上角的时间,已经下午六点半了。

呵!

苏沫不急不忙,一直等到电话自己挂断。

很快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苏沫这才慢条斯理地按了接通键。

刚一接通,那头程经纶火急火燎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沫沫,对不起,我昨天巡演太累了,一直睡到现在,手机静音没听到。”

“哦。”苏沫冷冷的应了一声。

又是类似的借口,她以前还以为他是真的忙工作才没时间陪自己,现在想来恐怕都是陪着左新雨,忙到人家床上去了。

那头似是没想到她会是这副反应,先是愣了一下,以为她没生气,便紧接着开口,“不过沫沫,你是不是带走了新雨晚上要表演的曲谱?你知道我们两个晚上要参加学校的庆典,你现在在哪?快点把曲谱送过来。”

当年为了和男友在一个学校,苏沫放弃了自己喜欢的表演专业,凭借着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来到了帝城音乐学院,学习音乐制作。

虽然学习的时间不算长,但是苏沫大二时便可以作词作曲。程经纶却说喜欢什么不希望她抛头露面,把她的词曲都拿去私用了。

谁曾想歌一出,便在网络上小小的火了一把。

程经纶从此走入小众的视野,成为了学校的名人,也吸引到了白富美校花左新雨的注意。

左家在帝城也是小有名望的家族,左新雨身为名门千金,即便看上了程经纶,也不会像别的女生主动追求。她只是借着各种机会接近程经纶,和他同台演出。

两人一个弹钢琴,一个拉小提琴,配合的相当默契,很快成了大众眼里的校园cp,炒的火热。

有人将他们的表演视频发到了网络上,吸了一大波粉。

即便两人从未公开承认过彼此的关系,但是大家早就默认两人是情侣。

这也是左新雨敢肆无忌惮挑衅她的原因。

“沫沫,我说的你听到了吗?”

程经纶见苏沫半天不回复,催促了一声。

“听到了,我还没到学校,等到了学校我把曲谱送去大礼堂。”

听到苏沫的肯定答复,程经纶语气这才轻缓了下来,“乖,我也是为了咱们的未来。”

苏沫挂断电话,秀白的面庞一点点变冷。

程经纶,咱们没有未来了。

苏沫到宿舍的时候,迎面撞上了舍友秋雪儿,后者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神色严肃的看着她,“沫沫,我有话对你说。”

在此之前,秋雪儿就几次三番提醒过苏沫,要她提防左新雨,可是当时的她被程经纶的花言巧语蒙蔽了双眼,即便心里起疑,也愿意相信他。

秋雪儿盯着苏沫面容,似是有些不忍,“沫沫,我看到程经纶和左新雨去开房了。”

苏沫胸口一钝,眼神却已经没有丝毫的波动了,只“嗯”了一声。

秋雪儿一愣,她原以为苏沫会难过会愤怒,反正不该是这么平静。

“沫沫你……”

不等秋雪儿把话说完,苏沫直接从手机里翻出左新雨发给她的那张照片,“我都知道了。”

秋雪儿看了照片,气得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怒骂,“混蛋!沫沫,我陪你去揍两个混蛋一顿!”

“不急,只是揍一顿太便宜他们了。”

而且也不实际,毕竟左新雨在大众眼里可是程经纶的正牌女友呢,她以什么身份苏声讨二人。

看着苏沫冷静的模样,秋雪儿也跟着冷静下来,“沫沫,你想怎么做?”

“我现在要去给左新雨送曲谱。”

秋雪儿不解,“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把自己的成果拱手让人?”

“不,我有计划。”

看苏沫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秋雪儿也就没再多说什么,毕竟谁受了这样的背叛,都不可能轻易选择原谅,而且苏沫明显彻底醒悟了。

“沫沫,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苏沫一双杏眸蒙上了一层冰霜,“你还记得我每次写完曲子都会让你帮我录像的事情吧?那些录像都还在吗?”

因为秋雪儿也是拉小提琴的,和左新雨一个专业。所以每次苏沫写完曲子都会和秋雪儿探讨一番,顺便录个像或者录个音,方便后面自检和修改。

秋雪儿眼睛一亮,“在!我都好好留着呢。”

她当初就很不甘心苏沫把那些曲子白白的拿给秋雪儿和程经纶使用,而且一直觉得只有苏沫才能表演出曲子最原始的韵味,所以一直好好保存着。

“那就好办了,等今天晚上过后,找个机会把那些录像匿名发到学校的论坛上。”

她知道这些东西不足以毁掉程经纶和左新雨,不过她要的就是一步步慢慢摧毁。

她受到了这么久的欺骗,现在她不仅仅想要程经纶和左新雨受到该有的惩罚,还要他们身败名裂。

虽然今晚不过是学校的周年庆,但是帝城音乐学院作为华国的最高学府之一,一场周年庆也会吸引到不少圈内大家。

更何况左新雨和程经纶作为小有名气的网络情侣,有着一大波粉丝前来买票支持。

苏沫带着曲谱,从礼堂内部侧门进入程经纶和左新雨所在的休息室。

她刚一进去就听到里面同学们的打趣声,“二位至今没有公开,是不是想直接结婚啊?”

好几个同学把左新雨和程经纶围在中间,左新雨穿着一袭漂亮的裸粉色礼裙,俏脸染上一层薄红,一脸娇羞的看着身旁的男人,语中含笑,“哎呀,大家别闹啦。”

程经纶轻笑着,一只胳膊微微抬起,虽然手没搭到左新雨的肩膀上,却是一副维护的姿态。

站在门边,苏沫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苦笑。

忽然,被程经纶护在怀里的左新雨瞥见了苏沫,便直接挤出人群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她。

“沫沫,你来啦!”

在人前左新雨还是要操所谓好姐妹的人设。

左新雨贴到苏沫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开口,“苏沫,你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吧?”

苏沫无论是接下来要实习的单位,还是保研的名额都是左新雨推荐的。

所以左新雨自以为捏住了苏沫的命门。

在接近程经纶的时候,她就调查过苏沫的背景。父母双亡,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除了学习好一点,骨子里带着穷人的温吞和软弱,所以左新雨从来没把她放在眼里过。

当她得知苏沫把自己创作的词曲都交给程经纶之后,更是确信苏沫成不了大气候。

她要把苏沫从程经纶身边逼走,不过在那之前,她需要榨干苏沫的最后一点价值。

“我当然清楚。”苏沫娇软的唇角冷冷一勾,意有所指的开口。

或许是左新雨太过自信,根本没有听出来她话中有话。

“算你识相。”左新雨松开苏沫,又恢复一副姐妹情深的神情。

程经纶不放心的从后面走过来,拉开了二人。

他不知道苏沫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有没有看到刚才的那一幕,所以现在有些心虚。

单独把苏沫拉到角落之后,程经纶一副有愧样子,压低声音,“沫沫,今天的事对不起,我也认真考虑了一下,我们现在还是学生,太早结婚不合适,而且我现在事业处于上升期的阶段……”

“没关系,我能理解。”苏沫实在是懒得听他说废话,将谱子塞到他怀里,“这是曲谱,时间不早了,快去准备吧。”

程经纶看到曲谱,眼底的愧疚之色立马消失殆尽,“谢谢你沫沫。”

他想伸手抱一下苏沫,却被后者避开。

苏沫掩下眸底的冷芒,微微一笑,“祝演出顺利。”

舞台上布置华丽,灯光闪烁,台下座无虚席,一旁不仅有专业的拍摄人员进行录像,还有一些左新雨和程经纶的粉头在进行现场直播。

苏沫找了个正对左新雨,又不是特别显眼的位置坐下。

因为左新雨和程经纶作为黄金cp,第一个登场。

两人西装配礼服,郎才女貌,刚一登场就迎来了热烈的欢呼。

两人相视一笑,左新雨拿起小提琴,缓缓拉动琴弦,搭配着程经纶熟练的钢琴演奏,悦耳的音乐如潺潺流水落入耳畔。

是左新雨和程经纶惯有的演奏风格。

在场的观众纷纷沉浸在了美妙的音乐之中,不过很快大家脸上的表情就渐渐变了。

因为左新雨的曲子明显掉了一个档次,已经无法和程经纶的钢琴声融合。

大家都是学音乐的自然能听出来,下面已经响起了细微的议论声。

左新雨这时才意识到了曲谱有问题,她移开目光,想要努力回想之前的曲调,然而她却发现学了五六年小提琴的她竟然想不起来原先的曲谱。

“怎么回事啊?”

“这是曲子没练熟?还是曲谱本身就有问题?”

“大家都是学音乐的,就算是临场发挥,也不该拉出这种小学鸡的水平吧……”

议论声越来越大,即便有常年表演经验的左新雨也渐渐慌了,越是想要凝神,越是心乱。

她的视线不受控制扫向下方,无意对上苏沫那双清冷戏谑的眸子。

她心里咯噔一下。

“吱嘎”一声,她彻底拉跑了调,现场的人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大礼堂内,立马炸开了锅。

苏沫冷冷地一勾唇角,起身离开。

这一次的曲子,她之前就动过手脚,本来就是看起来容易,却极其晦涩难记的曲谱,她也料定左新雨记不住。再送一份相似度极高的曲谱,便能够轻而易举地让左新雨出丑。

左新雨的过度自信就是苏沫对付她的手段。

在一阵议论质疑声中,左新雨被程经纶带下了台。

本来这一次周年庆,来了不少音乐圈子里的大佬,左新雨还想好好表现一番,这下全完了。

更让左新雨在意的是,苏沫临走之前的那个眼神。

她是故意的!

她怎么敢?!

余光瞥到程经纶走了过来,左新雨立马压下眸底的怒火,一边低头抹泪,一边自责的开口,“经纶哥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把表演搞砸了。”

程经纶原本也想靠着这次机会拜师的,现在搞砸了心里也有些不快,但是一看到左新雨哭的梨花带雨,立马又心软了,将人抱到怀里,轻声哄着,“这怎么能怪你呢,是曲谱的问题。”

左新雨抬头故意做出一副懵懂不解的表情,“曲谱是沫沫送来的啊……”

程经纶神情冷了下来,“一定是苏沫故意把曲谱换了,为了报复我。”

“那……那现在怎么办?经纶哥哥,我自己不要紧,可是我担心你因为这次的事情受到牵连……”

说着,左新雨哭得更厉害了。

看着怀里的女人,又想到苏沫那个罪魁祸首,程经纶眸色微沉,“不会的,咱们不会有事的。是谁的错,就让谁站出来背锅。”

……

苏沫和秋雪儿坐在大礼堂旁的咖啡馆内。

桌子上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

对面的秋雪儿瞥了眼苏沫手边的手机,“沫沫,不接嘛?”

苏沫神情淡漠的品着咖啡,“暂时不接,我也要让他尝尝等待的滋味。”

秋雪儿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苏沫,她觉得同寝室三年,今天才看到了最真实的苏沫。

有仇报仇,爱恨果决。

“沫沫,那些录像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发到学校的论坛?”

之前秋雪儿就把这些东西都放在了一个U盘里,所以找起来也没费多少力气。

“等周年庆结束之后吧,毕竟现在程经纶可能还指望着我回去背锅呢。”

“什么?”

苏沫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在程经纶电话再次打过来的时候,按下了免提键还有一旁的电话录音。

那头程经纶夹杂着怒火的声音响了起来,“沫沫!你在哪儿?为什么不接电话?”

“怎么了?我和雪儿在喝咖啡呢?刚刚手机静音了。”

程经纶压着火气,“你没看我的表演?”

苏沫故意沉下嗓音,“看了一点,你知道的,我没那么喜欢看你和别人同台演出。”

程经纶一噎,这个问题以前苏沫也跟他抱怨过,所以程经纶没有多想,耐着性子道:“沫沫,你给的曲谱有问题,导致我和新雨的表演搞砸了,现在离周年庆彻底结束还有十几分钟,你快点来大礼堂这边,上台跟大家解释清楚,说曲谱是你写的,和我跟新雨没有关系。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你也不想我前途被毁吧。”

秋雪儿听的咬牙切齿,无声的说了句,“无耻。”

程经纶放缓声音,诱哄道:“沫沫,我现在做的所有,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我马上过来。”

说完,苏沫挂断电话,保存录音。

她到大礼堂的时候,学校周年庆只剩下最后一个节目。

苏沫到的时候左新雨不在,只有程经纶还穿着表演的服装站在舞台人口。

看到苏沫,他尽力掩下眸底的责怪,“沫沫,你这次怎么这么粗心大意,竟然把曲谱给拿错了。”

苏沫抬手揉了揉眉心,一副疲倦之态,“可能是因为今天在民政局门口站的时间太久了,累的。”

闻言,程经纶又是一噎,脸色变幻几番,“沫沫,这下只有你能帮我了。”

刚好最后一个表演结束,程经纶几乎是直接将苏沫推上了台。

程经纶已经和现场主持人联系好了,主持人让大家先别离开,直到苏沫走上了台。

看着台下同学老师们,苏沫垂下眼眸,缓缓开口。

“想必大家都对今天左新雨和程经纶的失误感到困惑。很抱歉,那个曲谱并非左新雨创作,而是本人所作,是我故意调换了左新雨的曲谱,故意让她出丑。”

她话音刚落,立马犹如油入沸水,整个大礼堂沸腾了起来。

“原来如此!”

“靠!这个苏沫也太不要脸了吧!平时就看她总跟在新雨和经纶的后面,该不会是想做小三吧?”

周年庆典一结束,苏沫就被骂上了学校的论坛。

下一篇:高质量糙汉文小说推荐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免费阅读
上一篇:不让尿还得喝水还按小腹作文 不让尿还得喝水还按小腹作文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