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 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

暖暖 2021-11-26 11:29

“夫人,姜小姐过来了。”管家带着姜沫过去,小声汇报着。

“你就是姜沫?”宴夫人抬头看向姜沫,眼神在姜沫身上转了一圈,眼底很好的掩饰掉了轻蔑和不屑,轻轻开口:“坐吧。”

“谢谢。”姜沫从容坐下:“宴夫人您找我有事?”

“确实是有点小事情要跟你事先嘱咐一下。你们的婚期虽然有点急,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宴夫人慢条斯理的说道:“毕竟,宴川的确是需要一个妻子,好好的管束着他,以免总是做出一些让家族蒙羞的事情。”

姜沫没接话。

宴夫人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另外呢,有件事情不知道白家有没有跟你说过。宴川的出身,有些不正,而晏家有规定,所有的财产只能是嫡出子女继承。也就是说,这晏家的一切,都只能是大公子继承。而宴川手里,却握着一些原本属于晏家的股份。虽然宴川不是我亲生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对他也是视如己出。原本这个事情,我是想当做不知道,睁只眼闭只眼。可这么多人盯着,我也不好徇私。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您是想让我说服宴川,把他手里的股份还给晏家?”姜沫直白的问道。

“正是。”宴夫人微微颔首:“我也不会让他白白让出这些股份。将来你们婚后总是要搬出去住的,我把自己名下的别墅送给你们做婚房。这样你们也住的舒坦一些。”

宴夫人说的好听。

仔细一分析,就知道她是想空手套白狼。

姜沫回答:“我跟宴川还没有结婚,这个事情我说了不算。”

“没关系。”宴夫人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递给了姜沫:“你在上面签字,同样有效。”

“什么意思?”

“放弃继承权。”宴夫人面带微笑的看着姜沫:“虽然按照法律,宴川是有权继承晏家财产的,但是呢,晏家的规矩也是规矩。我一个做媳妇的,也不好跟晏家的规矩抗衡。你说,是不是?”

“我明白夫人您的意思了。”姜沫看着桌子上的文件,说道;“您是打算让宴川净身出户,是这个意思吗?”

宴夫人笑而不语。

“我懂了。”姜沫说道:“可这个字我不能签。”

“哦?”

“要签字也是宴川签,而不是我来签。除非这个声明里,放弃的财产不是宴川的,而是要给我的。”姜沫一针见血的说道:“可该给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放弃呢?”

宴夫人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

这么多年了,金城还没人敢忤逆顶撞她。

不管是看在晏家的份上,还是看在她的身份地位上,金城的那些豪门太太小姐们,都是个个捧着她,没有一个跟她唱反调的。

她原本以为姜沫会很听话的签字离开。

没想到,姜沫看着文文静静、柔柔弱弱,没想到居然也是个刺头!

这让宴夫人很不喜欢。

姜沫也很不喜欢。

没想到宴川在家里的境地,竟然如此困难。

看来,他跟自己一样,是被所谓的亲人所厌弃的存在。

什么晏家二公子?

他只怕是连个佣人都不如。

另一边。

书房里。

晏家的男人,围成一圈,将宴川围在了中央。

“宴川,你这是什么意思?”宴川的二叔,晏家二爷皱着眉头问道:“你手里的股份,本来就不该属于你的。你爷爷糊涂,临死前给了你,也只是让你暂时保管而已。你还真以为这部分股票,成你自己的了?”

“宴川,你母亲把你当亲儿子,你就这么对待她?”

“宴川,下个月结婚之后,就彻底搬出晏家吧!”

“宴川,你手里的股份……”

宴川就那么坐在中间的椅子上,吊儿郎当的没个正行。

晏家男人的那些话,他就当是放屁了。

“宴川,你倒是给句话!”宴川的堂哥不耐烦了,说道:“你什么时候把股份还回来?”

宴川慢吞吞的坐直身体,说道:“你们想要我的股份,也不是不可以。”

在座的几个人,眼睛刷的一下亮了起来。

“不过,我有个条件。”宴川说道:“我要分家。我是说,严格意义上的分家,不管你们晏家贫穷还是富贵,以后都跟我没关系。当然,将来我不管是有钱还是没钱,跟你们也没关系!”

晏家的几个男人听完,同时松口气!

他们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呢!

“行行行,就按你说的办。”宴家二爷迫不及待的说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什么时候把股份还回来?”

“什么时候分家,什么时候还股份。”

“成交!”

宴川走出书房的时候,就看到了他的未婚妻,正在被家里的佣人刁难。

茶水已经冷了。

却没人给她更换茶盏。

就让她坐在那喝着冷茶。

宴川眉目一沉,刚要抬脚过去,就听见他的未婚妻说道:“就算他一分钱都没有,那又怎么样?大不了我养他!”

宴川脚步一顿,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他的小未婚妻说要养他?

有趣。

姜沫对宴夫人说道:“您那别墅就别给了,我们受不起。”

宴夫人假惺惺的说道:“你这是什么话?就算宴川不是我亲生的,也是我亲手养大的。我给他套房子,也不算什么。”

“不必了。既然宴川自己愿意放弃财产净身出户,那我这个做妻子的,自然是要跟丈夫共进退。”姜沫站了起来:“如果宴夫人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告退了。”

宴夫人果然也不多做挽留:“请便。”

姜沫气呼呼的转身离开,连个给她带路的人都没有。

姜沫走着走着,就在这个偌大的庭院里迷了路,竟然找不到回去的方向了。

姜沫察觉不对,就要转身返回。

不料一转身,一下子撞进一个人的怀中。

头顶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呀,我的未婚妻这么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是在提醒我,快点把你娶回家吗?”

“宴川?你怎么会在这里?”

姜沫赶紧推开宴川,哪里料到宴川非但没有松开手,反而将她压在了假山上,眼神勾人的看着她。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姜沫被看的心底发毛。

“我刚刚好像听说,你说,你要养我?”宴川眼神越发勾人了:“那你都说愿意养我了,我是不是要出卖一下美色才行?你想去哪儿?你家?还是我家?”

姜沫没想到,宴川说话这么大胆,顿时被调戏的面红耳赤。

“你……”姜沫不停的躲闪着:“你还说!我刚刚极力抗争,就是不签字,结果你自己先放弃了!”

宴川轻轻一笑,放开了姜沫,说道:“她逼着你签字放弃继承权了吧?无妨,晏家的这点东西,我还没看在眼里。”

姜沫嘲讽的看着他:“你都要身无分文了!还没看在眼里!”

“不是有你养我嘛!”宴川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怎么?反悔了?不想养我了?可是怎么办?我的胃不太好,就想吃点软饭。”

姜沫见宴川再次凑过来,只能抬起手抵在了他的胸口,不让他靠近。

可她哪里是宴川的对手。

只能再一次被宴川一点点的圈进了怀抱之中,动弹不得。

这个时候,院子里有人经过,宴川这才不得不松开了姜沫。

那个人走过之后,朝着路边轻轻啐了一口唾沫,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骂他们。

“我先回去了。”姜沫急匆匆的说道:“反正用不了多久,我们就结婚了。婚后,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说完,姜沫红着脸颊,低着头离开了。

宴川看着姜沫纤细的背影,无声的笑了。

晏明山回到家,才得知了这个消息。

晏明山顿时就急了。

他找到了宴川,劈头盖脸的教训道:“你怎么能分家?”

“大哥,这个家,现在还不是你当家。”宴川还是那副吊儿郎当,说话也是典型的不过大脑的样子:“所以你说了不算的!”

晏明山:“……”

“大哥,你放心,我会在看在你的面子上,给晏家一条生路的。”宴川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晏明山叹息一声:“他这是被气糊涂,说胡话了吧?”

自宴川答应把手里的股份返还,晏家的动作特别的快。

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把家给分好了。

晏家真的做到了让宴川净身出户,只象征意义的给了一千万的补偿。

而宴夫人承诺的西山别墅,压根都没有踪影。

“老婆,我来投奔你了!”宴川拎着简单的行李就来找姜沫,“以后靠你养家了!”

姜沫傻眼了:“什么意思?”

“我跟晏家分家了。”宴川笑嘻嘻的回答:“净身出户。”

姜沫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

“厌倦了那群人的虚伪做作。”宴川耸耸肩膀:“不说这个了。我们的婚礼可能要出变故了。”

“什么变故?”

“原定的场地,被取消了。”宴川说道:“他们说,我既然已经分家,就不再是晏家的人,所以就不能使用晏家的地盘举行婚礼了。而且,送出去的结婚请帖,都被人退了回来。也就是说,我们结婚的时候,可能一个观礼的亲友都没有了。”

下一篇:老头和少妇bbw 爸爸你的棒棒糖真好
上一篇:欠CAO 浪货 NP H 粗精捣泬NP白浊纵欲骋情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