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CAO 浪货 NP H 粗精捣泬NP白浊纵欲骋情

暖暖 2021-11-26 11:28

她怎么可能会嫁给宴川?

她的未来可不能毁在宴川的身上!

“像他那种烂泥,也就只有你才适合。”白媛媛也不装淑媛了,反正这里也没别人,只有她们两个。

“所以,你不装了?”

“姜沫,我实话告诉你,最好乖乖的老实的嫁过去。这是你的命,你抗拒不了!你注定是要做我白媛媛的踏脚石!白家的一切都将是我的,你的爸妈也是我的!”白媛媛靠近姜沫,毫不遮掩脸上的狠毒:“而你,注定一无所有!”

姜沫死死的攥紧了拳头,强忍着不让自己一巴掌抽过去。

白家的一切,跟她本来就没关系。

她也不在乎。

她只要姜晟!

“媛媛,你在那干什么呢?快点回来,大家都在等你了呢!”远处,白太太招呼了一声,直接忽略了旁边的姜沫。

“哎,来了!”白媛媛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挽住了白太太的手臂,说道:“刚刚川哥也不知道怎么跟沫沫说的,沫沫心情很不好,我刚刚安慰她了呢。”

“媛媛真是个好姐姐,真是让人羡慕呢!”

“是啊是啊,一个泥腿子都还那么关心,简直是人美心善!”

“哎呀,宴川那种人就不要管了,他都不配让我们提起!”

“对对对,走,我们去喝茶!”

……

姜沫站在原地,那边的热闹,跟她毫无关系。

那她就不去讨人嫌了。

姜沫利索的转身,大步朝着外面离开。

姜晟一个人在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姜沫快步往外走着,过拐弯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辆车。

吱——

汽车一个急刹车。

“不好意思,是我没看见路。”姜沫提着裙子,一边道歉一边快速离开。

汽车后座的男人,不经意的抬头,在看到姜沫的一瞬间,眼神倏然一直!

“等一下!”

姜沫应声回头,就见一个气度不凡,英俊绝伦的年轻男人,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向自己。

“真的是你?”男人似乎有些惊喜的样子。

“你是?”姜沫眉头一皱,却是怎么都记不起来对方是谁。

“去年,栗山水库。”男人提示姜沫。

姜沫略一思索,瞬间反应了过来:“是你啊!”

“你终于记得我了。”男人轻笑了起来:“上次,你怎么不告而别?”

“我见你都没什么事儿了,家里有点急事就先走了。”姜沫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你还记着呢。”

“我的救命恩人,怎么能忘记?”男人笑的很是温柔:“你怎么会在金城?”

“额……有点事情。”姜沫不想跟对方交谈太多,于是结束了话题:“我还有点事情……”

“好,这是我的名片,有空给我打电话。”男人将一张烫着金色字体的黑色名片,递给了姜沫:“不要忘记了。”

姜沫随手塞进了手包:“好。”

说完,姜沫提着裙子急匆匆的离开了。

男人就那么看着姜沫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上了车。

“大少爷,我们还去接二少吗?”司机问道。

“接。”

一会儿功夫,就看见前面路口上,宴川吊儿郎当的靠在了墙壁上,手里不停的把玩着打火机。

汽车戛然而止。

宴川站直了身体:“大哥,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特地来接。”

男人降下车窗,低头看着手里的平板:“上车。”

宴川拉开了车门,坐在了他的对面。

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他的大哥,晏明山,他的对照组,金城人气最高的贵公子。

也是唯一一个,肯正眼看他的人。

“见到你的未婚妻了?”晏明山问道。

“见到了。”

“满意吗?”

“满意。”

晏明山点点头:“既然满意,以后就好好的。不要再闯祸了。”

宴川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他似乎看到了姜沫急匆匆离去的身影。

她这么急,是要去哪里?

晏明山顺着宴川的视线看过去,却只看到了匆忙的车水马龙。

“没有问题的话,结婚日期就定在下个月的三号?”

“嗯。”

晏明山当即对自己的助理吩咐说道:“去联系场地,准备结婚典礼。”

“是。”

宴川嘴角噙起一抹笑意。

姜沫。

有意思。

第二天,姜沫一回到家,就看见白媛媛指挥着佣人将一堆看起来花里胡哨并不实用的东西,塞进了自己的房间。

仿佛自己的房间,就是一个方便现成的垃圾场。

“妹妹,我本来是想跟妈妈说,给你也买几身新衣服的。可是又不知道你的尺寸——啊,这些都是我以前的款式,你不会嫌弃吧?”白媛媛恶意的看着姜沫,笑的极其张狂。

“不用了。”姜沫淡淡的说道:“我穿自己的衣服就好。”

“姜沫。”白媛媛靠近了姜沫,在她耳边充满恶意的说道:“你只配捡我不要的垃圾!不管是衣服还是男人,你只配跟垃圾在一起!”

姜沫后退一步,不为所动的看着她。

白媛媛恶毒的嘲讽道:“宴川不过是个私生子,这辈子都别想继承到晏家的家产。而你,也会跟着宴川一起成为金城的耻辱,成为被耻笑的对象!”

“那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姜沫冷冷的看着她。

就在这个时候,白媛媛突然抓住了姜沫的手,不等姜沫有所反应,白媛媛突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紧接着自己就摔倒在了地上。

姜沫顿时懵了。

白媛媛她这是要做什么?

很快,她就知道了!

“啪!”一记耳光,狠狠的甩在了姜沫的脸上。

伴随而来的是白夫人怒不可遏的声音:“姜沫,你好大的胆子!媛媛好心把自己的衣服送给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动手打人!”

白媛媛呜呜的哭了起来:“妈,我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真的只是好心,这些衣服都是我没穿过的,我看她衣橱空荡荡,所以才想着把自己喜欢的衣服,送给她。她却说,说……”

“说什么?”

“她说,她压根就不稀罕白家的一切!”白媛媛哭的越发委屈了起来:“妈,你别生气!谁叫我占用了她的人生呢?你就让她打几下出出气吧!我没关系的!只要这个家能和平,我受点委屈算什么呢?”

白夫人听不下去了,做了精美指甲的手指,直愣愣的朝着姜沫的眼珠子戳了过去:“你这个贝戋人!你给我滚!媛媛才是我的女儿,我没有生出你这种不要脸的贝戋种!”

姜沫捂着脸站在原地,一下子明白过来了。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让她滚蛋罢了。

姜沫慢慢放下了手:“我明白了,我这就走。”

“滚吧!”白夫人转身吩咐佣人:“把她的东西全都丢出去!别脏了我家的地毯!”

白媛媛虚伪的说道:“妈,这样不好吧?她好歹也是晏家要娶的人。”

白夫人讥讽的回答:“放心,宴川一分钱都继承不到。她嫁过去,也一根毛都没有!她跟宴川的婚事已经定下了,就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咱们家,可不收垃圾!”

听着身后刺耳的话语,姜沫双手不自觉的攥紧。

她没有哭。

她们不配。

就当自己从来都没有过父母!

白媛媛得意洋洋的看着姜沫离去的背影,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刚刚走出白家别墅,电话突然响起:“姜小姐吗?麻烦你收拾一下东西,带着你的弟弟离开我的房子。”

姜沫不解的问道:“我交过房租的!为什么要赶我们走!”

“我不租给你们这种垃圾!”房东带着鄙夷说道:“如果早知道你就是要嫁给宴川那个垃圾,我才不会把房子租给你呢!幸亏媛媛小姐提示了我,否则我还要被你蒙在鼓里呢!呸!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收拾东西,到时候我就换锁!”

电话被挂断了。

姜沫顾不得愤怒,大步跑着回到了租住的房子。

刚到门口,就听见弟弟在跟一群人吵架:“不是,我姐姐才不是垃圾!”

“你姐姐是要嫁给宴川的,那她早晚也会变成一个垃圾。”驱赶姜晟的人,一脸嚣张得意的说道:“你也会是一个小垃圾!滚吧你!”

姜晟小小的身影,踉踉跄跄的被推了出来。

紧接着,就是一个被乱七八糟塞满了东西的行李袋,被丢了出来,正好滚在了姜沫的脚底下。

“姐姐!”姜晟看到姜沫,顿时委屈的哭了起来:“他们好坏!”

姜沫蹲下身体,安抚着姜晟,眼神冰冷的看着对方:“我跟你签过合同的!你要是违反合同,就要退还我三倍的费用!”

一把钞票洋洋洒洒的从姜沫的头顶上扔了过来。

落了姜沫姜晟一头一身。

红果果的羞辱!

“果然是乡下来的乡巴佬,拿着这些钱,滚吧!”房东鄙夷的看着她们:“媛媛小姐说的对,你这种人,只配跟宴川那种垃圾在一起!”

姜沫懊丧的闭上了眼睛。

她怎么就那么倒霉?

租的房子,房东居然都是白媛媛的脑残粉!

本来,她选择这里的房子,本就是时间仓促,来不及挑选房子,临时高价租赁的一套公寓,也因为这里距离白家近,方便她就近照顾。

好嘛。

她们姐弟俩一个被白家赶了出来,一个被房东赶了出来。

下一篇: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 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
上一篇:越看越湿的啪啪的长小说 穿裙子在公园里做不敢叫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