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看越湿的啪啪的长小说 穿裙子在公园里做不敢叫

暖暖 2021-11-26 11:27

姜沫看见如同白天鹅一般的白媛媛,身穿白色的小礼服,带着价值百万的钻石发冠,一身的光彩夺目,仿佛她才是今天宴会的主角。

反观自己,灰扑扑的样子,真是像极了丑小鸭呢。

也是,金城纨绔配丑小鸭,绝配。

“二小姐来了!”有人叫了一声。

原本热闹的大厅,瞬间陷入了沉寂。

所有人都朝着姜沫看了过来。

姜沫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局促、不安。

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面无表情的慢慢走了下来,表情僵硬的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这就是我的妹妹沫沫。”白媛媛走到了姜沫的身边,越发将姜沫衬托成了不起眼的丑小鸭:“她刚刚从乡下回来,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不过相信以后会好的,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人群再次热闹了起来,不停的奉承着:“白大小姐真是温柔体贴,对妹妹关爱有加。”

“是啊是啊,虽然二小姐不如大小姐明艳,可是大小姐一点都不嫌弃她呢!一看就是个好姐姐!”

“媛媛小姐就是我的女神,女神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柔啊!”

……

姜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挤出了人群,就那么看着那群人将白媛媛围在中间,不停的奉承着。

她真不知道,这个宴会到底是为了谁而举办的。

不过,无所谓。

反正她也不在乎。

这段婚姻不是她想要的。

这个家也不是她想要的。

她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叫了起来:“宴二少来了!”

原本热闹的大厅,再度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用鄙视的目光看向大门口。

姜沫也忍不住顺着视线看了过去。

就见一个身材高大,脸蛋极美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支玫瑰花,一身银灰色西装穿的那叫一个随意,吊儿郎当的进来了。

“他怎么来了?”

“真是晦气!”

“就是呢!白家怎么会给这种人发邀请函?”

“简直拉低我的档次!”

“幸亏嫁过去的不是媛媛小姐,不然真的是可惜了!”

“就是呢,这种渣渣,也就只配得上白家这个二小姐了……”

姜沫的眼睛一下睁大了!

是他!

那个混蛋!

他就是自己的未婚夫?

宴川看到所有人对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轻笑了一声:“看来,我来这里,不怎么受欢迎啊!”

周围没有人说话。

白景天夫妇甚至连打招呼的意思都没有。

就这么明晃晃的嫌弃。

晏家两位公子,简直就是一个对照组。

大公子晏明山,是晏家的继承人,稳重成熟,经营有道。

二公子宴川,吊儿郎当不学无术,成天就知道瞎混,不是闯祸就是惹事,总之没有一个正行。晏家甚至都已经放弃了他,不打算让他继承任何家产,将来结婚给一笔钱打发了事。

整个金城的人,捧高踩低,所有人都恭维大公子晏明山,都恨不得将宴川踩在脚底,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姜沫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那么憎恨宴川,是因为宴川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

宴川目光越过人群,准确无误的落在姜沫的身上,轻轻笑了起来,吊儿郎当的说道:“就是不知道我的未婚妻,是不是也不待见我呢?”

姜沫直直的看向宴川,莫名的感受到了宴川眼底的嘲讽和冷淡。

他们都是不被待见的人。

他们都是被嫌弃的人。

她有什么资格嫌弃对方呢?

“不会。”姜沫轻轻开口。

所有人都看向了姜沫。

听见姜沫开口说道:“既然你是我的未婚夫,那么,我们就是命运共同体。宴川先生,余生请多指教。”

宴川突然笑了起来,朝着姜沫走了过来,将玫瑰花递给了她:“说的好。”

宴川拉起了姜沫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我的一切,都将属于你。”

白媛媛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底莫名的不高兴。

就算是她不要的男人,也不该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吧?

“川哥。”白媛媛袅袅婷婷的过来了,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你别这样。你不能因为对我求而不得,就把二妹当成我的替身。这样对她不公平。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哥哥,请你不要有多余的想法。”

话音一落,宴会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姜沫的身上。

鄙夷。

不屑。

同情。

唯独没有人指责白媛媛。

宴川也没解释,低头问姜沫:“可以陪着我到处走走?”

“好。”姜沫从善如流。

两个人很快离开了宴会现场。

白媛媛看着两个人相携离开的背影,竟然莫名和谐,心底更不是滋味了。

“媛媛小姐,你真是太善良了!那个宴川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还想觊觎你!”

“就是呢!除了晏家大少能配得上媛媛小姐,其他人算什么?”

“媛媛小姐也是心善,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做替身。可是感情的事情,谁能控制的了呢?那个宴川分明就是对媛媛小姐求而不得,才将姜沫当成替身的。”

“说起来,他们两个倒也合适。一个是从乡下来的丑小鸭,一个是不学无术吊儿郎当除了闯祸还是闯祸的纨绔二世祖,真是绝配呢!”

“就是就是,嘻嘻嘻嘻。”

白媛媛听到别人如此贬低姜沫,心底这才舒服了些,假惺惺的说道:“你们千万不要当着沫沫这么说。她该多难过呀!谁叫我们白家跟晏家有婚约,不然,沫沫也不至于非得嫁……瞧我,胡说些什么呢!川哥一定会对她好的吧。”

说完,白媛媛一副担忧妹妹的表情,再次博得了一阵阵的赞美。

姜沫跟宴川来到了外面的花园里,并肩而行。

“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宴川笑嘻嘻的问道。

“记得。”姜沫瞥了他一眼:“你还欠我五百块。”

宴川噗嗤一声笑了:“那你还要吗?”

“要。”姜沫冲着宴川伸出了手心:“给钱。”

宴川的目光,落在姜沫的手心上。

她的手,不像是那些千金闺秀保养的葱嫩,反而因为生活的操劳,略显粗糙。

可看在宴川的眼里,却比什么都顺眼。

这是唯一一个知道他身份,还没有嫌弃他的人呢。

“可我没带钱,怎么办?”宴川耍赖皮:“不如你吻回来,我们两清?”

姜沫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喂喂喂,你这是什么眼神?我长的不帅吗?”宴川像是没骨头一样,靠在了花架上,笑嘻嘻的样子,简直特别欠揍。

“宴川。”姜沫轻轻的开口:“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

“不然呢?”宴川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笑,就要哭吗?”

姜沫苦笑一声:“这段婚姻,不是你想要的,也不是我想要的。可我们偏偏拒绝不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轻易向命运低头。”

“那你想怎么做?”宴川的眼眸越来越深,如同旋涡,能将一个人的神魂吸引进去。

“我们定个契约吧。”姜沫勇敢的抬头,迎上宴川的视线:“你帮我离开白家的牢笼,我与你一起承担风雨。等我站稳脚跟,我们就离婚。你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我什么样子来,就什么样子走。”

“喔?”宴川的眼眸越发深邃了,似笑非笑,仿佛变了一个人,令人捉摸不透。

“我跟白家以及养父养母定了协议,我替白媛媛嫁人,从此跟他们一刀两断再无瓜葛。”姜沫静静的说道:“所以,我必须嫁给你。作为交换,你可以要求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做!”

“比如说,跟我圆房?”宴川突然压低身体,就那么靠近了姜沫。

两个人的呼吸,彼此可闻。

加上宴川的这句话,空气仿佛瞬间被点燃,变得炙热而窘迫。

姜沫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睫毛轻颤,最终咬牙说道:“如果这是你的要求,那我……”

“嗯?”宴川似笑非笑。

“那我,责无旁贷!”

姜沫说完这句话,浑身的力量瞬间消散,局促不安的想要后退。

腰身一紧,下一秒被拉进了对方的怀中。

额头轻轻印上一吻,传来了宴川戏谑的声音:“真是个有趣的姑娘。那就,如你所愿。”

不等姜沫反应过来,宴川已经放开了她。

姜沫快速后退一步,跟他拉开了距离。

“回见,我的未婚妻。”宴川的背影,在她的视线中,渐行渐远:“终有一天,你会得偿所愿的。”

姜沫松了一口气。

自己这算是跟对方达成契约了吧?

“妹妹,你们刚刚说了什么?”白媛媛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

姜沫回头,就见白媛媛站在树荫下,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大概,也不会是什么好表情吧?

“没什么。”

“妹妹大概还不知道,宴川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我吧?”白媛媛恶意的笑了起来:“他喜欢了我很多年。你不会不高兴吧?”

姜沫点点头:“我知道了。”

“你不生气?”

“他喜欢谁,是他的自由。与我何干?”姜沫淡淡的说道:“如果你介意我跟他的婚事,你可以抢走他。”

“你!”白媛媛一下子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下一篇:欠CAO 浪货 NP H 粗精捣泬NP白浊纵欲骋情
上一篇: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 狠狠的撞入(H)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