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 狠狠的撞入(H)

暖暖 2021-11-26 11:26

“咚咚咚。”

“厕所有人。”

“咚咚咚。”

姜沫不耐烦的拉开了门,下一秒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外面闯了进来。

“都说有人……”

“嘘!”下一秒,男人突然将姜沫抱在了怀中,不由分说的低头吻了下来。

姜沫刚要反抗,余光看见一群人从车厢的另一端气势汹汹的追了过来。

他们直接探头朝着厕所看了过去,见是一对小情侣在吻的难分难解,顿时骂了一句:“草,真会挑地方。”

说完,这群人哗啦啦全都走掉了。

“亲够了吗?”姜沫冷冷的发问。

男人松开了她,垂眸的样子,简直是如妖似媚。

“真甜。”男人轻笑一声。

姜沫一把推开了男人,转身往外走。

不意外的,她被拦住了。

她无意卷入任何风波。

但,总有麻烦主动找上她。

她原本在一个十八线小县城活的好好的,虽然日子过的清苦,但是也自得其乐。

可是有一天,一对衣着光鲜的夫妇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告诉她,他们才是她的亲生父母。

她从一出生的时候,就被人抱错了。

那个代替她在亲生父母身边生活了二十三年的女孩子,才是养父养母的亲生女儿。

那对夫妇口口声声不舍得养了二十三年的女儿,所以就对外宣称当年怀了双胞胎,出生的时候丢了一个,现在找回来了。

姜沫摇身一变,从一个小县城的穷人,变成了金城富商白景天的二女儿。

她原以为,亲生父母找到自己,是想找补失落的亲情。

然而,事实是,他们的养女白媛媛不想嫁给金城有名的风流纨绔,晏家二公子宴川,所以就想让姜沫代替她嫁过去。

养父母也跪下求她。

用二十三年的养育之恩,求她救救白媛媛。

她救白媛媛,谁来救她?

没人在乎她愿意不愿意,没人在意她答不答应,两边都用孝道来压她。

于是,她来了。

“被我占了便宜,就不想要补偿?”男人轻笑,声音低沉悦耳,如同大提琴。

姜沫气定神闲的伸出手:“补偿费,五百块。”

男人笑声越来越大,最后竟然笑的浑身颤抖了起来:“五百块?原来,我就只值五百块。来金城找我,我给你五万块。”

“留着自己花吧。”姜沫一把推开了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宴川眼神深邃的看着姜沫离去的背影,嘴角浮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她,就是白家要塞给自己的妻子?

呵呵。

有趣。

“二少爷,您能不能别闹了?”刚刚那群搜寻的队伍,带着不满和质疑,忍不住教训了起来。

“好好好,不玩了,回家吧。”此时的宴川,哪里还有刚刚的深邃,重新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眼角余光瞥到那个姑娘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这才挥挥手转身离开了。

金城到了。

姜沫拖着一个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破破烂烂的行李箱下了车。

一出站,就看到有人举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

姜沫走了过去:“我就是姜沫。”

“二小姐。请随我来。”迎接姜沫的人,打开了一辆飞度的车门。

“谢谢。”姜沫将自己的行李箱塞进了后备箱,默默系好安全带,毫无期待的就到了金城白家。

“先生太太大小姐,二小姐来了。”负责迎接的人喊了一声,然而客厅里的三个人似乎并没有听见的样子,仍旧自顾自的说笑着。

姜沫站在门口,跟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

白家是金城有名的富商,住的也是富人区。

富丽堂皇的别墅,跟破破烂烂的行李箱,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先生!太太!大小姐!”负责迎接的人,加大了音量:“二小姐回来了!”

客厅三人组仿佛这才听到动静,一起转头朝着大门口看过去。

姜沫客气有余热情不足的打招呼:“您好,我是姜沫。”

“这一身尘土的,可别把地毯弄脏了。”一个衣着华丽的贵夫人开口说道:“张妈,带她先去洗个澡。”

顺便除一下虱子跳蚤。

这句话没说出来,但是姜沫听懂了。

白景天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姜沫,越看越不满,说道:“你的养父养母就是这么教导你的?见了人都不会喊人?”

“白先生好。”姜沫开口。

“你!……”

白媛媛赶紧站了起来,说道:“爸爸,沫沫第一次来家,不要太严肃了嘛!这样会吓到她的!好了好了,你跟妈先去休息,我来接待沫沫!”

白太太一脸慈祥的看着白媛媛:“还是媛媛最懂事。行了,景天,跟我去看看给媛媛刚提的宝马车。眼看就要二十三岁了,是该有个体面的代步工具了。”

白景天夫妇就那么丢下了亲生女儿,热热闹闹的转身离开了。

白媛媛袅袅婷婷的朝着姜沫走了过来,笑容要多假就有多假:“妹妹,你可算是来了。原本我们都要去车站接你的,哪里知道就这么巧,今天是我大学毕业的日子,所以就耽误了一下,让家里的司机开着买菜车去接的你。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姜沫淡淡的:“不会。”

“那就好,可别让这种小事,生分了我们的姐妹情。”白媛媛笑的清纯无比,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保姆张妈过来了:“二小姐,我先带你去洗澡换一下衣服吧。”

姜沫点了点头。

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

张妈带她去了一个看似精致实则临时拼凑起来的房间,欧式的公主床,中式的沙发,日式的茶盘。

“这就是你的房间了,二小姐。”张妈随手将那个破破烂烂的行李箱塞进了空荡荡的衣橱:“你先休息吧。”

姜沫摸着手边的桌子,有使用过的痕迹。

想必,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白媛媛使用过的旧物吧?

她不也把不想要的未婚夫塞给了自己吗?

废物利用,挺好。

姜沫洗了澡,换上了自己带来的t恤和牛仔裤。

一下楼,就看见白媛媛搂着白太太的脖子撒娇:“妈,那个宴川不学无术,整天吊儿郎当的太讨厌了!当初你怎么给我定了这么个婚事?反正我不要嫁给他!”

“好好好,不嫁,不嫁,咱们家媛媛又美丽又高贵,自然只能嫁给晏家继承人宴明山。”白太太赶紧安抚白媛媛:“当初咱们家有求于晏家,为了表示诚意,才给定下了这门亲事。谁能想到,这宴川竟然混账成这样,简直是金城一大毒瘤!”

“就是!宴川白长了一副好皮相!”白媛媛嘟囔着说道:“现在不知道多少人都要看我的笑话呢!妈——”

“放心,姜沫不是回来了吗?就让她嫁给宴川好了!别人笑话的只会是她,不会是你!”白太太安抚白媛媛。

“妈,还是你对我最好了!不过,就算是宴川,姜沫都已经是高攀了呢!宴川再不堪,也是晏家的二少爷。就算不能继承家业,也不会短了她的吃喝。”白媛媛掩不住的得意。

“确实是便宜她了!”白太太附和。

姜沫心底嗤笑一声,这一副施舍的嘴脸,还真是令人厌弃啊!

姜沫加快了脚步,下了楼:“白太太,白小姐。”

“连声妈都不叫,真是没家教。”白太太眼底的厌恶,毫不遮掩。

“您不也没把我当女儿吗?”姜沫淡淡的说道:“两看相厌,何必做戏?我来金城,是因为爸妈让我来的。但是,我并不打算按照你们的想法,去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结婚。”

“你说的什么话?你是白家的女儿,就要承担起婚约的责任!”白太太一拍桌子。

“你也说了,这是白家女儿的责任,我姓姜,自然不用承担责任。”姜沫说道:“既然这个家不欢迎我,那我离开就是了。”

“姜沫,你养父养母已经把你的户口转了回来。这个家,我说了算!”

“白太太,现在已经不是旧社会了。婚姻自由,没人能强逼着我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姜沫声音清亮,却掷地有声。

“你养父养母拿了我五十万,不想嫁?可以!钱还回来!”

姜沫深呼吸一口气。

原来养父养母又坑了自己一次。

“拿钱的人不是我,我为什么要还?白太太大可以去找他们追偿!”

“妈,你慢慢跟妹妹说,妹妹一定会理解您的好意的。”白媛媛假惺惺的安抚着。

“她但凡能有你一半懂事,我都能多活十年!”白太太狠狠的剜了姜沫一眼:“你必须嫁,没的商量。”

姜沫还要说话,白太太冷笑一声:“姜沫,这么多年你一直养着一个小狼崽子,需要不少钱吧?”

“白太太!你要做什么?”

“这话也是我想问你的!你一个大姑娘,养个孩子算怎么回事?他是不是你外面生的孽种?”

姜沫浑身颤抖了起来:“他有名有姓,他叫姜晟!他是我的弟弟!”

话音一落,姜沫就听见门外传来了姜晟的一声呜咽:“姐姐救我,姐姐!”

姜沫猛然转身,就看见两个保镖拽着十岁的姜晟,将他死死的压在了地上。

姜晟小脸贴在了冰冷的地面上,都变形了!

“姜晟!”姜沫刚要冲过去,就被两个保镖给拦住了。

下一篇:越看越湿的啪啪的长小说 穿裙子在公园里做不敢叫
上一篇:变态抽搐顶弄H 紫黑硕大撕裂高H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