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 东北大通炕乱3伦

暖暖 2021-11-26 11:22

蒋胜男都要被时小念气笑了。

“我说小念姐,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还是那个有厉家大少做后盾的未来贵妇吧?”

“当然不是。”

时小念认真的回答。

现在她已经是真正的贵妇了,可以将“未来”两个字去掉。

但也正因为如此,她就剩下十七天半好活了。

一想到时小念真的高兴不起来,也没有解释的意思。蒋胜男便误会了。“你既然知道自己已经没了靠山,那就夹起尾巴做人,然后好好磨炼演技,等你成长起来,才有权利说自己不要道歉!”

现在是要啥啥没有,还这么硬气?

只剩下搞笑好吗!

蒋胜男彻底对时小念没了念想,但看在好歹两人同事一场,她道:“你最多住一天,明天立马找地方搬出去。”

“……”

虽然蒋胜男没有明说,但时小念还是感觉到自己被嫌弃了!

难过!

委屈!

她一个马上就要见上帝的妹子容易吗?为什么要这么被欺负?

“那我道歉,能住一个月吗?”

“……”

……

安顿好之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时小念早已经饿的前胸夹后背,但她却一点都不想浪费时间,重新画了一个美美的妆容便准备出门。

蒋胜男见她出门,叮嘱道:“最近不要去人多的地方。”

“好!”

时小念乖乖的答应下来,戴上帽子口罩就出了门,直接开车去了最近很有名的一家酒吧。

刚进了酒吧,嗅着纸醉金迷的气息,时小念终于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这才是她的主场。

夜店女王说的就是她!

时小念开心的不行,老练地选了个能将看台纳入眼底,却又不会太显眼的地方,柔软的身躯随着音乐轻轻摇摆,静静地等着晚上八点钟酒吧的开场秀。

但她的一双眼睛却半点都没有闲着,只是扫过,她便在人群中搜索出三个不错的“苗子”。

人帅!

腿又长!

关键是那臀,一看就是电动小马达,持久力强悍。

只可惜,帅哥身边都有美女。

时小念收回目光,她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做不出来跟别的女人抢男人的事情。

没品!

“啧啧,要不就说我看不上白箬呢?”

明明白箬知道厉众城有未婚妻,还总是若即若离的钓着厉众城,说她没想法?

骗谁呢!

其实抢男人也就抢了,偏偏白箬总是一副“我对他真的没有其他想法”的模样,好像别人误会她似的。

真是又当又立。

还是小帅哥更可爱一点!

在时小念紧张激动的盼望中,开场表演准时开始。

酒吧内的霓虹灯骤然熄灭,一片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束光, 一名只穿着薄白T,牛仔裤的壮硕身影出现在台上。

他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楚表情。

但时小念一眼扫过去,从身材比例就能看出这个男人长的绝对不会差!

时小念忍不住吹了声轻佻的口哨,同时重金属音乐乍然响起,点燃了整个酒吧!

舞台上的壮男也动了起来。

力量感十足的舞步,在转身的一瞬间,舞男单手将薄透露的T恤撕碎。

时小念激动的忍不住起身。

胸肌!

八块腹肌!

人鱼线!

多么鲜活的肉体啊!

可惜,不等时小念多看,她的眼睛就被蒙住。

掌心的温度灼着时小念的皮肤,亲近的距离让时小念感觉非常的不习惯。

而且让她十分恼火。

“滚蛋!想占老娘便宜,也不看你够不够格!”

时小念利索地曲肘,狠狠地往后一捣。

可预计中的呼痛声却没有想起,相反,时小念却被那人带得身子往后一倒,便落入一个陌生的怀抱。

强烈的男性气息让时小念的防备心骤起。

简称炸毛!

在酒吧这种地方,真的什么人都有,时小念早又心理准备。她唯一没想到的就是这个动手动脚的混蛋身手好像不太简单。

一般来说,她那一胳膊肘足以将人撂倒了!

被占便宜事小,耽误她看小帅哥鲜活的肉体就是大罪了。

时小念竖起两根手指,直接往后戳。

“插鼻孔!”

凶悍到炸!

结果,就在这时候,时小念听到了一声轻笑。

冷冷淡淡的音调就好像一盆冷水,瞬间将时小念沸腾的血液冰冻!

刚刚还嚣张的不行的时小念浑身僵硬,一动都不敢动。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不会吧?

那个人怎么可能跑到酒吧这种地方?

对方却好像看穿了时小念的想法,低头凑近,在她耳边低声道:“老婆,你不乖哦。”

柔软得宛若情人间的呢喃,但时小念却硬生生听出了大祸临头的感觉!

真的是厉司寒!

这病态的调调,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可是,这不科学啊!

厉司寒看着怀里乖乖不动的女孩儿,唇边是泛着笑的,但一双因为过瘦而更显深邃的眼睛却如同冰川一样寒冷。

微凉的手指握住时小念的两根手指:

“这个角度,应该是要插眼睛吧?”

“……”时小念不想说话。

不!

应该说她完全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在小说中,厉司寒是个清冷无欲的男人,他有洁癖,却偏偏喜欢血腥。最讨厌的就是嘈杂人多的地方。

酒吧这种地方应该是他永不会踏足的禁地才对啊!

可现在……

时小念觉得自己要凉了!

“厉,厉……”

“小宝贝儿,如果我听到不喜欢的称呼,那么,我想明年的今天……”

“老公!”

不等厉司寒将威胁的话说完,时小念已经从善如流地开口。

叫得那叫一个脆生生,别提多利落了。

厉司寒的眼底都闪过一抹惊讶,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往日的高深莫测。

虽然看不到反派大佬的表情,但时小念可以感觉。

她干笑两声:

“老公,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简直要吓死人!

“这种脏乱差的地方,真的不太适合尊贵的你踏足。”最好马上滚蛋!

厉司寒低头看着时小念,但这个角度却只能看到她的头顶。

乌黑浓密的头发泛着健康的光泽,根本不需要什么造型,就很是赏心悦目。

但厉司寒却突然感觉有些不太满意。

他干脆坐下,手臂一拉,便将浑身僵硬的女孩儿拉到了怀里,抱住。

“你在紧张吗?”

“哎?”

时小念瞬间有种被戳穿的慌乱!

偏偏,时小念根本弄不懂厉司寒的意思,只能继续保持干笑。

摊上这么一个喜怒无常的主,她太难了!

“我不紧张,就是……”

“不紧张就软一点。”

时小念眨巴了一下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叫软一点?

这个男人到底把她当成什么?

人肉靠垫吗?

士可杀不可辱!

“抱着不太舒服。”

“……”

时小念敢发誓,她从这话里面听出了嫌弃的感觉。

她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被嫌弃?

呵!

没眼光的狗男人!

为了证明自己绝对是让人最舒服的大美女,时小念配合的让自己放松,果然,下一秒厉沉的脸上便露出满意的表情。

“很好。”

时小念顿时得意的不行。

她当然好。

天下第一好!

不过,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这个念头在时小念的脑海中一闪而逝,快到她没来得及抓住。

还是解决眼前的困境最重要。

“厉小叔,你怎么会突然过来?”她侧头便能看到厉司寒那棱角分明的俊脸。

离得近了,更觉美颜暴击,让时小念这个颜狗心跳都快了几分。

厉司寒把玩着时小念的长发,眼眸微敛,懒洋洋地道:

“来接你啊。”

接她?

她才刚来!

不等时小念说什么,就听厉司寒道:

“晚上住我那。”

艹!

时小念的眼睛腾地瞪大,她这才想起来下午厉司寒说过什么。

时小念感觉自己脸上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下去了。

“厉小叔,那不是就随口一说……”难道,这个男人真的垂涎她的美色?

她就知道!

“君无戏言。”

简单的四个字却像大石头,紧紧地将时小念压住。

呼吸都是一窒!

时小念努力忽视被男人搂在怀里的异样感,正要说什么,却听到周围一片欢呼。

“脱,脱,脱!”

“脱脱!”

“……”

女人尖锐的喊声足以激起人内心最深处的欲望,时小念这才想起来自己之所以会来这家酒吧就是因为这家酒吧八点钟的开场男脱、衣、舞。

偏偏还没等看到关键的地方,她就被厉司寒捂住了眼睛。

也不知道厉司寒是不是故意的,时小念现在坐在厉司寒的大腿上,偏偏是背对舞台。

看周围这些人激动的狼嚎,显然已经进入到最关键的时刻。

或许牛仔裤都已经脱掉,只剩下子弹内裤……

艾玛!

那样的场面只是想想都让时小念按耐不住。

一时间,她甚至忽视了身边的厉司寒,就要扭头去看台上。

小鲜肉!

姐姐来了!

只是还不等她看到台上,时小念就感觉自己的头被禁锢住。

下一秒,她的眼前就是一黑。

可能因为看不到,所以时小念的触觉就格外的灵敏。她能感觉到那微凉的手指扣着她的后脑勺,甚至,隐隐的能闻到男人身上的冷香。

极淡,但却存在感十足!

这瞬间,时小念觉得周围的一切喧嚣都远离了她。

只剩下身边的这个男人。

抬眼,时小念便落入了一双似海深的眸中。

时小念只觉得心头一跳,就听男人轻笑一声:“喜欢看男人不穿衣服?”

“嗯!”

“那我脱给你看啊!”

下一篇:变态抽搐顶弄H 紫黑硕大撕裂高H
上一篇: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